学习 最新

我的客家英语注音

黄筠娣

老实说,在我原生家庭只有我和我四姐会英文。其他家庭成员都不会英语,他们连26个英文字母的排列恐怕也没有掌握好。

我爸爸他最认识的英文字母是H,因为它和中文“工”很相似。不过H的发音,他可不会。

1971年,我小学六年级,是个机灵的小学生,虽然我家里没有任何人说英语,也找不出一本英文书,不过我的英文考试是不会少过80分的。

什么时候该加“S”,什么时候 is 变成 was,我是知道的。英文老师教的,我滴水不漏的接收到。不过,当时的英文老师应该也是半路出家的,她们不教发音。

“Th、Ch、Wh”如何发音,到了中学,语文老师都没有教。难道当时教学大纲里就没有包含这一项重要的任务吗?

结果,从小讲客家话的我,在一到三年级掌握了华语后,就自己用土法学习英语。

我在英文单词上注满了我自己独特发音,竟然也似模似样,一旦被英文老师点到站起来读课文,嘿,豪不费力。

由于我是前5名的优异生,老师是很看重我的。六年级的英语演讲比赛,我被选中代表6A班参赛(估计全班同学的英语水准都是叫人叹息的)。稿是老师准备的,是“蚱蜢和蚂蚁的故事”。

她没有跟我介绍故事内容,许多生字我都不知道意思。没有英文字典嘛。不过后来读多了,我自己猜到了故事内容。

老师在同学们做功课的当儿,就叫我到她桌子前背稿。她尽力而为,对于讲客家话的学生,还能怎么样……。

我是个勤劳的学生,在难发音的字汇补上了独家武器—注音。现在回想,当时的杰作应该是如下的:

Grasshopper— 哥拉屎喔伯
Ant — 安特
Winter — 威特
Summer — 傻摸
Season — 洗神
Nest — 那是是
One day— 玩 teh
Die — 带

太熟悉不过了,我从小学到中学毕业都很在行这个注音独门绝技。所以我学英语的过程很艰巨。

那次英文演讲比赛结果 — 6A 班 Out 了,不是因为我怯场,表情不够还是半途忘稿,哎呀……如今心里雪亮,应该是满口客家腔调英语,评判老师人难做呀。

为了英语发音,自卑了好久。后来书读多了,发现原来口腔要发音,必定牵动许许多多面部的神经,如果舌头不是长期训练发出“S、Th”等的音声,是不会标准的。

后来有了一些历练,又发现就业、生活靠的就是勤劳、担当、责任感、情商和智商等因素,英语发音标准不标准是很重要不过也不是最重要。

至于那些嘲笑别人英语发音的人,是见识少的青蛙,不必太在意他们。

现在我已经把英语当着爱好来学习,每天认识英语新字新词,是我的目标之一。


Raj Eiamworakul

读者怎么说?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