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告別戏院巷

张吉安

茨厂街戏院巷,广东趟拢门,不见了。

对不起,我们没能力守住你。

去年陆续告別戏院巷(俗称:鬼仔巷)的老街坊,逼於无奈。接着,有集团组织重生改造计划,然而,万万没想到,祖辈守住近百年的纯朴老巷,一年后瞬间变样,这一排战前老建筑,吉隆坡仅存的广东西关老房三边过的「趟拢门」,终于在历史上消亡了:

  1. 一排硕果仅存的战前老房和广东趟拢门,变成欧风彩色屋。
  2. 建起一道阴森黑字体的石灰牌楼。
  3. 一条通往通往“鬼仔巷”的红桥。
  4. 壁画上召唤客官的“红衣姑娘”(取自FB脸书)
  5. 壁画上电影《功夫》收租婆(取自FB脸书)

更诧异的,铁栅门挂着“Think City”的招牌,而他们是?嗯,是国家控股(Khazanah)属下的单位,一直向外宣广的其一创立宗旨,就是协助推动、支援、修复和保护古蹟。可是,在这一回茨厂街戏院巷“改造”中,有征询过古蹟修复者或历史学者的专业意见吗?

百年遗留的老建筑,一夜间变成欧风小镇彩色屋,难道能让现代人打卡拍照的热区,就是一个理想的古蹟保存理念?至於“鬼仔巷“这名字是民间昵称,根据在地老街坊包括已故杜志昌老先生的口述,这是一条通往「中华戏院」的巷弄,因此当地人唤之为“戏院巷“,之所以为何正名为“Lorong Panggung“。是“戏院巷“或“鬼仔巷“,这并不是命题,关键是打造彩色屋、一道石灰牌楼、一条红桥、还有大量壁画,是什么概念?不免让人想起,近年兴起怡保大奶巷、二奶巷、三奶巷的复制衍生。

自2011年因茨厂街因受捷运计划波及,我们一班艺术文化工作者进驻来守护,一直寻求有能力有财力的企业机构来参与,当时皆得回应是不想跟时任政权对立,一一遭到回拒。自去年政权交替后,眼见老街慢慢恢复元气,我们陪着老街坊坚守这里近8年,多么亟待能为老社区带来一些正向发展。此时,有势力财团慢慢流入,乃好事一桩,然而,事与愿违。

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自古皆然。

茨厂街重整计划视频:


读者反馈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