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砂拉越

血癌青年

蓝海伦

因为陪着父亲在古晋医院化疗,一直在血液肿瘤科病房遇见的血癌青年,顶著光头、一身雪白的肌肤,经常独来独往,所以对他有深刻印象。有次看到他早上吃包,中午吃包,晚上又吃包(早上买的),没人探访他,於是把带来的香蕉、西瓜等食物和他分享。

相处之下,感觉他独立又坚强。

今天又碰见了,同一个病房。早上大医生来巡房,沮丧的他对医生说他要放弃治疗。

古晋老街,在地人称之为“老巴刹”。你要来听故事吗? » 古晋百年街巷体验

“反正化疗也一样痛苦,一样会死!” 他其实已经熬过一个疗程,不过病情复发,而且体内的钙质过量。医生说不继续化疗的话,肾脏可能会在一两个星期内衰竭,到时再想化疗也不能了。

“化疗的话,可能有50%的机会存活;不化疗的话,你会死啊!”

我听了很哀伤,换作躺在那里的人是我,我该如何做决定?

#他是那么的年轻

古晋百年街巷体验 - 古晋老街,在地人称之为“老巴刹”,是砂拉越最早的街区与商圈。早年这里是闽潮商帮的地盘,与新加坡有密切的经贸与文化关系。这里的故事,可以用“一山一水一树”来摸索岁月的年轮。一山是猫眼岭,一水是砂拉越河,一树则是一棵百年木棉。你要来听故事吗?
砂拉越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