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妈妈的马票梦

张美莉

特地订了一个马票造型的果冻蛋糕,替妈妈庆生。蛋糕上的三组号码是她的心水号码,长期下注。

妈妈看到马票造型的蛋糕真的乐开了怀,大笑说一定会中大奖。

从小对于俗称马票的万字票 4D的印象,是从婆婆开始。婆婆是标准的马票迷。逢年过节初一十五一定要向神灵求真字。中元节不忘求好兄弟。她也走遍了大小的庙宇求真字。特别的梦、特别的事故,都能启发出四个真字。

我记得最有创意的是将十粒蛳蚶(血蚶)放在零到九,十张纸上。那个蛳蚶先开口,我们就纪录那个号码,再换上新的蛳蚶,至到拿到四个真字!我还清晰记得我们小孩紧盯着蛳蚶,看那粒蛳蚶先开口的滑稽画面。很扯吧!

大家都说,婆婆买的马票像火车路那么长。除了巴刹,住家附近也有非法投注站,俗称“暗的”。我记得婆婆曾经让我到收马票人的家给二叔打电话,让他回来还马票的债。也记得因为俗称暗牌的便衣警察会不时来抓,收马票的人都将下注的小本子藏在冲凉房的肥皂盒里。

星期六日旁晚,独立花园就有人大声兜售马票单。ma bi po!ma bi po!每星期都带来梦想。

老实说,年少时,我并不喜欢马票这玩意,甚至有点厌恶。不喜欢婆婆妈妈们总爱问身分证号码、报生纸号码等等。喜事时买马票。丧事时也买马票。生活好像离不开四个真字。对我而言,买马票是很土、很俗不可耐的事。

妈妈也好这味儿。她说买马票才不会得老人痴呆症。小赌怡情,是她生活的写照。

稍大一点后我才了解,妈妈小赌怡情的乐趣不只是为了赢一点小钱,而是在于中奖后可以请朋友们喝茶吃面、给姑姑们小红包分享好运的喜悦。喜事时中奖,是鸿运当头的象征。丧事时中奖,是先人庇佑的心安。妈妈的马票情,充满着分享和感恩的正能量。

如果不中,永远都有下一期。

虽然从小在马票的「薰陶」下长大,我并没有染上投注的习惯。但我现在常常投其所好,和妈妈聊她的马票经。听她滔滔不绝讲什么灵感得到什么真字。中了。还是中字不中钱。但我每回一定会提醒她,不要买那么多。买少少小小,财神爷才会眷顾她。老实话,她还真的三不五时中个几十、一百,让她觉得马票这玩意儿还挺有意思。像是过年捞鱼生,她买2323(广东话鱼生的谐音)也可以中奖,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逢年过节,新加坡会有千万 toto。我会帮她下注,给她千万个梦想。她总会说,中了一人一半。有一次我问她,如果中了百万、千万,那些钱妳要如何处理。你猜她说什么?哈!她说拿去投资!投资?!我们当然还没有投资的机会。可惜!

我偶尔也会给她买一张大彩,可惜至今财神还没找上门。我不只一次骗她说中了最后两个字,赢了六元,让她开心开心。

有一次回家乡在外喝茶时,妈妈突然紧急找我。

“妳在外面啊?帮我买 magnum jackpot。”

“magnum jackpot? 什么来的?怎样买?”

“jackpot 妳没听过嚒?小刀片锯大树啊。”

小 刀 片 锯 大 树!很好。人生因梦想而伟大。人生因期待而充实。

妈妈的马票梦。是一个梦想。是一种寄托。也好。也好。


读者反馈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