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冷港散记

秋吟

走过古镇学习的旧教室,一些胶片和药水味又随着一阵沉闷的热风吹到了旧时课室现场,那难闻的味道混着老师讲,学生读的琅琅读书声,依稀仿佛一转身就忘了那味道来自哪里,先天迷糊的我也就忘了问为什么上学要闻那么难闻的味道。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踏树根的游戏,还有运动场上五颜六色的队旗,以及冰淇淋的铃声嬉闹声 。那些失落的影像、声音,还有庙里冉冉升起的烟味、祖母清香发油与手上水果的气味,农科换节到田里的脚步声,荷锄的哼哈声,运动场上的加油声……

没人会问起这些不起眼的往事,没有人认识你的故乡,但,那依然是我的故乡。我再度走过戏院,戏院的名字也忘了,已经变成停车场,一块一块的砖瓦把马路压平,也把我的童年印象压平了。现在连巴士都退休了,载了70多年,他,也累了。

但我依稀看见林老板在卖水果的身影,那是幻影吗?为什么感觉是那么真实?我好像看见自己牵着妈妈的手,走到张伯的面摊吃云吞麺,那烫面熟练的手势,一下子就把两碗面端到我们面前。那味道咸咸的,是眼泪,是乡愁。猛一睁眼,发现妈妈已变成了塑像,远远的站在天边。啊!热闹的庙会,原来热闹的街景,现在已成了冷清的老街。

我站立良久,才慢慢离开。然而那道幻影却一直尾随着我,变成淡淡的月光,悠悠地照着漫漫前路。

* 冷港是令金的旧名字,也叫冷金,Renggam。配图为令金壁画,取自 Johor Now 就在柔佛

文创活动、导览以及其他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