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爸爸的祝福

彭雪琴

这个新年,经历很多,也收获很多。

因为爸爸身体不比往年,所以很早就回到家乡帮妈妈准备过年所需。

今天要回到都门,爸爸突然给我一张日历纸,我问爸爸:“这个什么来的?”

爸爸说:“妳这几天不是一直问什么时候是开工吉日吗?这里有写 ……”

然后再指着挂历说:“哪 …… 里面每一张都有写每天适合做什么。”

我握着爸爸交过来的日历纸,百感交集。爸爸近来不比过去清醒,很多时候不太明白我们说的,或是我们不明白他说的,我们就把这些当作一个年龄渐老的过程。

可是,某些时候他的清晰,却也会让我吃惊,比如这张日历纸。

问开工吉日,不是因为迷信,而是因为一份爱。

过去,爸爸总会张罗年历、通胜,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接财神,什么时候是吉时,可以做什么,我总觉得这是爸爸对家里的爱。

这次一直问开工吉日,是在等爸爸像以往一样,拿着通胜跟我解释。不过,他都一直没有说什么,直到我快开车离开家的那一刻。

以前,爸爸很不喜欢我们撕下日历,尤其是当天的日历,他会很严肃地说:“日子都还没过,为什么把日历撕下来?!!”

拿着今天的日历,眼泪在心里打转。

不是个好女儿,常常和爸爸顶嘴,只懂得在心里说谢谢。

读者怎么说?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