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未分类

邦咯七号

叶丹

在邦咯岛吉灵丸有这么一家小店,玻璃门挂着手写的 “邦咯七号” ,如果不是 VIVO 这个字和明星脸拿着手机,你肯定看不透里头就是卖手机和配件的。老板是位怪咖,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满脑子古灵精怪的想法,却很自然的被他发挥在枯躁的生活里,让每一天都充满笑声。

话说这天我带了手机到他店修理,正在查寻店内Wifi 名称,第一个显现在屏幕的竟是 Si Ga Liao (福建话),我想不可能吧!一问老板,他就大发牢骚,天天只能在店里对着手机,这些那是人做的工,还不Si Ga Liao  是什么。这时,有几位泰国外劳推门进来叽哩咕噜讲了一大堆,拿着耳机在老板面前比手划脚,而老板就以福建话对他们说店内目前有那些耳机,他们那种没卖。结果就一边是泰语、一边福建语,你讲你的我吹我的,半句钟后,付钱,交货,走人。

“你好厉害!听得懂泰语。” “我那听得懂。他们这些人就是那么没礼貌,来别人的国家不学学当地语言,一开口就说他们的话,以为所有人都会听。我才懒得理他们,用福建话回答算是给脸了。” “可是你的生意做成了呢!” “是啦!都是这样做的嘛!不然要怎样做?”

这时又推们进来一条大汉,将手机摆在柜台,咀里说上了一堆 &*%¥#@ ,屏幕却是闪呀闪!看来是开不了机吧!老板就以福建话对他说手机开不了,要留下来查看是什么问题,一转头对着我说:“这种情况要怎么向他解释?这生意真的无法做。” 那条大汉一边听就一边点头,我还以为他是听得懂。等老板说完了,他却拿回手机,左看右看。。。走了。

老板说在这里做生意不必听懂他们的语言,只要 “看懂” 他们的问题就可以了,毕竟不管你以什么话回答,他们也都笑笑点头。这一说令我回想去年到越南时,我将摩多停放在路边,有人会替你顾着但要收钱。那瓜 #¥%&* 说了一大堆,我就以客家话回他别收我那么贵,随之拿出五千越南盾直接塞入他的口袋。不料,这瓜又&*%¥#@,我就更大声的以客家话反驳,并装得很生气的样子。来回几句鸡同鸭讲后,双方终于以停车两小时付七千越南盾成交。

语言的发明让人类更容易的沟通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共通的语言就完全不能明白对方。身体语言、脸部表情、语气上的啰叻啊咦重音低音高音平音,这些也都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将彼此间的关系拉近,消除刚开始的恐惧陌生感,再难懂的语言也不会难倒一颗愿意尝试的心。

文创活动、导览以及其他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