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生活

我是半个大山脚人

程丽芬

二十多年前,我随外子回到他的家乡威南生活,从此与威中的大山脚结下不解之缘,成了半个大山脚人。

从小在偏僻宁静甘榜长大的我,初到大山脚,看到四处都是人与车,只觉得忙,乱,拥挤,令人窒息!尤其是那条巴杀街,我最怕去了。新鲜的蔬菜,堆得满满的,几乎摆到马路中间来;还有上货卸货的大罗里堵在路旁,驾车经过,要左闪右闪,技术非凡才过得了。找泊车位,更是比找黄金还难!那时候,我对大山脚没什么好印象,偏偏外子很喜欢邀我去,因为那儿处处充满诱人的美食。除了百年老巴杀和伯公埕,此处商店林立,吃的,煮的,穿的,用的,什么都有,非常齐全,而且价格特别便宜。大山脚就像一块磁铁那样施展吸星大法,让我渐渐被其吸引到那儿购物。这我才发现,大山脚,人多,处处充满生机与商机,真可用“兴、旺、发”三个字来形容!

大山脚的古早味以黑为主,福建炒,炒面条,盖饭酱汁,粿汁,卤鸭,卤猪脚,卤豆干,猪肠粉的酱料……,都特黑。老实说,黑麻麻的,我并不喜欢,可是对外子来说,那是最熟悉的家乡美食,永远吃不腻!不过,奇怪的是,伯公埕的馄饨面怎么就不黑,它清淡爽口,与一般的馄饨面不一样,令人惊艳!还有潮州菜粿,韭菜或沙葛馅料,天下第一美食,我最喜爱。亚叁叻沙,更是一绝,又辣又酸,一边吃一边擦汗擦鼻涕,特别过瘾!

威中威南几乎都是潮州人的天下,我的邻居,前后左右,都是潮州人,外子的兄弟姐妹,娶嫁全是潮州人,只有我是广东人,所幸外子是客家人,要不我真要被潮州话逼疯!一出门就听到 di diang,ku di kok,  da mi gai, thia bo,me me lai,……。 来到咖啡店就是kopi gao jia,gun zui sum,hiam tam bok ……。初时听到八只耳朵,这好像来自月球的语言!如今终于听懂了一些,但要说出口却是 da bui chut!这里的食物名称也好搞怪: 盲肠糕,灌肠糕,猪母霜,巴厘洞,米台目……,如果你不是大山脚一带的人,任你想破了脑袋大概也猜不出是什么食物!更令人惊讶与佩服的是,这里的天主教教友,还保留用潮语诵念经文,尤其是诵念玫瑰经及为亡者祈祷时,可见潮州人对母语的热爱。

说起大山脚,自然也不能遗漏圣安纳庆典与盂兰胜会。大山脚的圣安纳堂不只是属于天主教教友,更是属于全体大山脚人的。每年阳历七月下旬,圣安纳堂有盛大的一连10天的庆典活动,吸引了许多国内国外的教友前来朝圣;而大山脚当地人,各种族居民,不管是不是教友,都会前来礼敬圣安纳,求愿还愿,参与圣像游行。到了阴历七月中元节,大山脚更是人山人海,热闹无比。大家出钱出力办盂兰胜会,拜大士爷,看潮剧;同时也借此盛会,为华校筹集教育基金,意义非凡。

家中有孩子念中学的家长群中,常常会听到以下对话:

Lu eh kia tak di kok? Tak jit sin ! Wa, gao lo !

家长说时脸上都有光! 日新中学,独中与国中,大山脚知名学府,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校名取得多好!这也是学校的宏愿,要革新成为世界级的学府!大山脚人热心教育,爱护华教,在群策群力下,独中蓬勃发展,欣欣向荣,国中也在威南开了分校,更上一层楼!

由陌生变熟悉,由讨厌变喜爱,半个大山脚人眼中的大山脚,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画:大山脚伯公埕

原载:Rakan Bukit Mertajam

读者怎么说?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