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生活

北风

刘思敏 — 我是南马人,以前还住在家里时,农历新年前,会听到吹得呜呜作响的北风(是真的很响的那种)。来了吉隆坡唸书、工作,问身边的朋友,这里不吹北风吗?他们说没有,印象中还有人答「傻的咩,马来西亚吹什么北风」 …..

Read more
散文

父亲与我

丁丁 — 印象中摆放在中厅的大长桌,对,就是那张大姐和二姐似乎除了吃饭都一直坐在那儿的大长桌,和充满书香的书柜,这趟回家全都变小一号了。

Read more
学习

沉迷电玩的小俊

黄钰玲 — 第二次至最后一次的游疗过程中,这十岁的小大人,慢慢的卸下大人的面具,重新唤醒了童真,一次又一次的自我释放,并在自己塑造的英雄主义世界中取得自主权和认同。游戏中打滚,打打杀杀的英雄、好人、坏人,不知死了几次,又复活了多次中,翻来覆去,全盘的游戏由他主导,最后一定有一个存活,至最后变成他和爸爸来拯救这世界。

Read more
休闲 游记

爬山记

秋吟 – 山姆:“妳鞋子穿不对!” 一面骂艾美丽,怎么没教我,一面要我站好:”鞋带绑紧,背包拉紧,要不然,两公斤变四公斤重。“

Read more
休闲 游记

大城

赖国芳 — 十几年间到过大城多次,有时一个人,有时不是。第一次来,在曼谷北郊上的火车,拖拖拉拉一个小时后,周围绿地多了起来。茅草瘦瘦长长,比人还高,翠绿茎上白丝随风飘扬,鹭鸟在水田间飞翔和憩停。火车轰隆隆穿过,圆吊扇在头顶咿咿呀呀转圈,人们奔波、发呆、打瞌睡。一切感觉很自然、很真实,好像世界本来就该如此。

Read more
休闲 生活

环保志工回忆

黄筠娣 — 天性八卦的我在环保站工作中对环保垃圾(那里被称誉为黄金)充满了想像力。当我收拾一袋药瓶子时,我会叹气,看到药瓶这么多,不知道那人可康复了吗?如果一连几个星期都收到同样的药瓶子,就更挂念,怎么病那么久啊!

Read more
休闲 生活

我是半个大山脚人

程丽芬 — 我的邻居,前后左右,都是潮州人,外子的兄弟姐妹,娶嫁全是潮州人,只有我是广东人,所幸外子是客家人,要不我真要被潮州话逼疯!一出门就听到 di diang,ku di kok,  da mi gai, thia bo,me me lai,……。 来到咖啡店就是kopi gao jia,gun zui sum,hiam tam bok ……。 初时听到八只耳朵,这好像来自月球的语言!

Read more
休闲 生活

信用卡

纪忠孝 – 当时也赶潮流似的申請了一些白金运通卡来显耀身份,付账时更故意让卡正面朝上并以四十五°最佳角度示人,甚至让侍者拿去”离开自己眼睛视线范围内”的地方去刷卡结账,在原地等着在大家面前威风凛凛的签名。天哪!完全不知道這其中所经历的风险,真的是要不得的笨旦和肤淺啊!

Read more
散文

我的光阴故事 ~ 哈芝马南

张美莉 – 我从小生活在居銮的贫民区 ~ 哈芝马南 Haji Manan,直到中三学末。整个社区已拆毁多年,建筑起一排排没有特色的店屋。今天回神仔细回忆,才发现原来儿时的记忆清楚的烙印在脑海中。彷佛在记忆之流中,还清楚看到小时候的自己。

Read more
诗和歌

千年旅人

诗:祝家华 / 图:林荣光。 春天,胡杨树 / 在南方绿的暮色中 / 三五鸿雁 橡林相伴 / 无言地行走歌唱/ 无始 无终/ 无始 无终 (内附全诗及高像素配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