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小优的恐龙

萧丽芬

小优是我接过最年轻的个案,三岁半,刚从国外回来。

父母工作忙碌,每天到家已是夜深;小优从小由失聪奶奶照顾,在陌生的国度,小优唯一的学习对象却无法用语言沟通。比如小优要求特定东西,奶奶只能把所有东西放在小优面前让她选;小优更多时候和Ipad为伍。小优脾气暴躁,三岁半还不说话,动辄尖叫,无法适应人群,更不喜欢和小朋友相处。

因此母亲辞职带小优回国,全职照顾她。

第一次疗程那天,我在游戏室里听到孩子大哭的声音,我知道小优来了。

妈妈说因为进来之前看到外面的泳池,想要游泳而大哭;可是一进门看到恐龙马上静下来玩,连妈妈出去也没发现。

游戏中,小优只发出啊啊声,或说单字。就这样只玩恐龙,重复用其中一只恐龙敲打比较小的恐龙,被打倒的恐龙最后总能站起来,小优就会欢呼YEAH!

接下来的疗程,小优开始进行购物,买食物给恐龙吃,重复给同一只喝牛奶,到另一只的时候会拿着杯子说“空空”。

偶尔也玩枪和飞镖, 小优有自己的玩法,比如把darts沿着表面转动,到红色表示没有得分,走到N字则欢呼。

后来,敲打恐龙次数明显减少,而且打了恐龙后会说painful,sorry。

小优的游戏流程转变非常明显,开始带恐龙们去shopping, 还用听诊器作为花洒给其中一只洗澡。重复把恐龙放进篮子,其中一只永远在外面跟里面的恐龙say Hi。

几次疗程以后,小优竟然用恐龙表演话剧,自导自演多个角色,声音变调和唱歌。

母亲回馈:老师问妈妈是否给她上了什么治疗,因为孩子放长假回来大都会忘记很多规矩,要重新调整,可是小优不但没有忘记,反而进步神速。向来以英文为媒介语的她在上华文课时,听到老师说elephant,马上说是大象。(这让我想起疗程中,小优拿起大象说elephant,我说大象) 。本来不肯排队的她,现在会自己跟大队。坚持自己进食,不必老师帮忙。 在公园会自动和小朋友say hi。

结案那天,妈妈告诉我,小优在电梯里看到有Uncle不小心按到bell,竟然说:”Uncle, you should not press the bell, it’s wrongly to do so.” 让Uncle好害羞……

我经常这样觉得,游疗提供了一个完全接纳的自由空间,让孩子在游戏中成为更好的自己。仅此而已。


Umanoide

李永球 - 馬來西亞文化民俗历史田野工作者、专栏作者、电视节目主持人、民间月琴弹唱人,经常发表学术论文,著有多本本土历史民俗研究书籍。
» 文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