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生活

咸鱼

张泰顺

古来流连宿客人故事

有位朋友趁假期来我这里小住,我们那晚聊到了理想聊到深夜。朋友太太说,她想开一间图书馆,里头可以免费借书给小朋友和帮一些贫苦的小朋友补习。我朋友摇摇头说:太太啊!我不是不支持你,我不是千万富翁啊。

而那天我这位朋友驾着刚换的马赛地新车过来,有点讽刺。但是他那一句话,却不是言不由衷,还说得特别诚恳。

我没有鄙视,却带有一点同情。

这个世代的人,述说自己的苦衷,但其实都是过不了别人的目光这一关。很多时候,穿了件名牌,却不知道这衣用什么料子做。吃馆子里的斯里兰卡蟹,却不知道这蟹终身养在一方尺的小范围,吃最差的食物长大还卖你特别贵。住高级公寓付高昂管理费,却只有睡觉和洗澡的时候有用处。有了台马赛地或宝马,亲戚朋友在你身边佩服赞叹着你,可你的亲戚朋友们赞叹佩服你的仅仅是你有马赛地或宝马罢了。庸庸碌碌或者意气风发,似乎都是别人说了算。

所以,我同情我朋友,还有和他一样遭遇的人。我知道他外表光鲜,但是房贷车贷让他和太太都选择性忘记初衷。这样的问题,有钱没钱,授薪或老板,鲜少跳得出来。

开民宿至今,最多的一句:像你这样放弃新加坡的一切做自己想做的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呢。

而我一般会礼貌上回答:其实我能够改变生活,是想到20到30年我都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就觉得可怕。(但心里OS着,靠!我不是去打劫,需要什么勇气?)

其实,去实践自己的梦想没有那么复杂,不过是从自己熟悉的圈子,走入自己舒服的圈子。

开了民宿以后认识了很多新的怪朋友,一类就是常年在外漂泊流浪旅行看世界的;一类是因为自己的理念而不介意做蚀本生意的。

看多了,就了解,说存够了钱就出走流浪看世界的应该永远都不会出去流浪,因为他们不真缺钱,而是缺一份安全感。而想要有了钱才实践自己梦想的可能性就更低了,因为真的有了钱之后已经没有了青春,没有了憧憬,甚至因为已经忘记有了梦想。

这个社会很可怕,像慢性病毒渐渐蚕食人类直到变成咸鱼,真的成了咸鱼要翻身谈何容易。

我们常一起聚餐的义工夫妇和旅居古来的外国夫妇


Jeremy Stewart

读者怎么说?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