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最新

我的客家英语注音

黄筠娣 — 小学时,我在难发音的字汇补上了独家武器—注音。现在回想,当时的杰作应该是如下的:Grasshopper— 哥拉屎喔伯,Ant — 安特,Winter — 威特,Summer — 傻摸,Season — 洗神,Nest — 那是是,One day— 玩-teh ,Die — 带。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蜘蛛的故事

黄筠娣 — 最近两天我都在细心地观察在我家屋边结网的黑蜘蛛 。这蜘蛛模样儿没见过,体型有一毛钱硬币般大,全身浅黑色,外表很不讨喜,周身菱菱角角,小飞虫遇着了肯定吓得半死。

Read more
休闲 最新 生活

环保志工回忆

黄筠娣 — 天性八卦的我在环保站工作中对环保垃圾(那里被称誉为黄金)充满了想像力。当我收拾一袋药瓶子时,我会叹气,看到药瓶这么多,不知道那人可康复了吗?如果一连几个星期都收到同样的药瓶子,就更挂念,怎么病那么久啊!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Ivy Lee — 在那个年代,书和字是必须要特别珍惜,甚至要当着珍宝一样对待。像我家这种草根农民家庭,除了一本传家宝 — 大伯公千字图在神台上供奉着之外,其他的各角落就再也搜不出一本书了。

Read more
创作伙伴

黄筠娣

1959年在霹雳州呱呱坠地,妈妈看到又是女婴,非常失望。在一堆姐姐群中自己开心地长大,如今吃穿不愁,得空喜欢写过去的故事,对大人物看不下去也会笔下不留情。

Read more
散文 读者投函

爸爸的瘀事

黄筠娣 — 当时电信局有一种服务叫 Reverse Call,就是先联络电信局服务员,要求他把费用转向接听人的户口。这项服务是必须得到接听人同意才开始通话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