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被遗忘的一群

叶丹 — 每到一个国家旅游、教书,我都爱拜访当地的医院。我在这里见识了人生百态,学会了聆听。你一定会觉得很意外:为什么病人能接受一个陌生人进入他们的病房?

Read more
创作伙伴

叶丹

父母送我叶晓彤这美名,我却为自己取名叶丹。今年已过四十,在中小大学当代课老师唤起了我的爱心、为画家当裸体模特儿让我更懂得珍惜肉身的可贵。

Read more
互动 读者投函

电话趣事

小时候总盼着家里会有一台电话,能让我圆上摇电给朋友的梦想。后来的某一天,家里真的装上了一台转盘式电话。我兴奋得无法入眠,每天从学校下课后,就待在电话前想呀想:我该给谁打电话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