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最新 漫话人间

马记 2.0

周围各族人的脸孔友善了起来,空气中少了一种戾气。这样的感觉,在李光耀出殡前后,也曾在新加坡出现,仿佛一个时代终结了,人们如释重负,可以重新出发。不同的是,在那个岛国,一个人死了。在这个与我藕断丝连的国度,另一人被赋予第二次机会,可以纠正自己的过错。

Read more
休憩 最新 生活

太平虎咬狮

虎咬狮?一般人听到这名字肯定一头雾水,不知是何方怪兽?它就是本地咖啡加上美禄的混合和饮品。每一家咖啡摊店冲泡的虎咬狮味道不一样,各有风味,成为太平的特色饮品。

Read more
最新 诗和歌

往泥土里找诗

Taka Chang – 城市里的诗总少了一些空气里的清新潮湿,言语文字无意间透露的焦虑与暴力,显示我们逐渐脱离自然有机的无力感。涵凯的陶土雕塑作品,是泥土透过人心的想望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心灵干渴的城市。

Read more
最新 评论

网络公审

这路人拍下我同事诊间门上的名字,放上一个网媒的论坛,说他“见死不救”。那则贴文很快就有数万人次浏览,数千个留言,很多留言都是带着很愤怒的情绪:“XXX医生,如果躺在地上的是你的祖母,你也会这么冷血吗?”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莫忘我

“你好,记得我吗?我是玲玲,住在新加坡的玲玲!” 我把脸对着她,觉得她的确脸色红润,气色不错。她定睛看了看我,却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顿时一愣,接着问,“你记得David Plath吗?我是他的学生呀。” 她想了想,“这个名字倒有点儿熟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