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街灯

陈玉莲 — 当时居住的村子,有个独居的老伯伯,据说是精神出了状态。晚餐后,天黑了,他就拿出一根约一米长的铁管子,走到街上去挥打街灯柱,嘴里还会用夹杂着福建话的马来语骂道:“Gui a, lu diam-diam tidur.”

Read more
散文

远行的船已经开走

蔡兴隆 — 东马树上爬的野猴、水里泅泳的巨鳄、陆上慢步的蜥蜴、生性多疑的大番鹊、刨食熟榴櫣的野猪 …..。我转头和安娜说,婆罗州好多生猛野生动物喔,你应该不敢去吧?安娜没好气的回答说:是你自己不敢去吧? 你就乖乖待在居銮就可以了。(内附多张照片)

Read more
散文

帝人洋服

胡国星 —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在尘封的衣柜里,找出他作给我的校服,他裁剪过的长裤,他为我量身定做的西装,才明白这些我曾嫌弃过的一针一线,原来是爸爸缝在身上的爱。

Read more
散文

祭念唐珉

陈蝶 – 我用夹子选出你一块遗骨,轻轻聚放到一方白布里,心里说,唐珉唐珉,这是你吗?…. 我目送你,从此天涯无际地相别了!一个不婚不孕不育不社的独身文学女子。他日我们在某处重逢,呵呵我们如果还是执拗如故,你说,我们会不会再次交恶呢,唐珉呵 … (内含陈蝶朗诵节录片段)

Read more
散文

亲蜜爱人

叶丹 (文字/绘图) — 不到半句钟,我们赢了将近十多千澳币。你示意不玩了,催促着拿筹码去换现金。正当我们要离开赌桌时,两条大汉突然出现,强硬的请我们到VIP 房去。我们当下差点儿吓晕了,唯有乖乖听话。一进VIP 房就被他们盘問,怀疑我们出老千。

Read more
散文 读者投函

爸爸的瘀事

黄筠娣 — 当时电信局有一种服务叫 Reverse Call,就是先联络电信局服务员,要求他把费用转向接听人的户口。这项服务是必须得到接听人同意才开始通话的。

Read more
散文

落英飘远的爸

纪忠孝 — 先父行事沉稳,其架势令人神往,我们这一辈远不及他的风骨以及所带来的钜大影响力。如今,在我的初旅中启蒙了我的老爸,已形成了我生命时间軸下的凝思与追忆,更是默默支撑着我生活下去的一股精神力量。

Read more
散文

错过

张美莉 — 所有的相逢都是不迟不早刚刚好。生命需要历练和洗礼。我们的重逢,刚刚好。时间和心情,年龄和感受,都刚刚好。

Read more
散文

再见了,金大侠

蔡兴隆 — 那时候我们才不过十二三岁年纪,不懂什么是相忘于江湖,也还不懂儿女情仇和家国忧患孰轻孰重,但金大侠用一部部斤两十足的武侠圣典,提早开了我们幼嫩的天眼,也悄悄疏通不少我辈中人的,任督二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