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行夜

郑诗傧 — 这样的夜,总是让我想起年少时候打工搭公交车回家的日子。许多夜,都曾遭遇野兽出没,虽然最后都逃出虎口,但我再也无法一个人在夜里安稳自如地走着。

Read more
散文

被遗忘的一群

叶丹 — 每到一个国家旅游、教书,我都爱拜访当地的医院。我在这里见识了人生百态,学会了聆听。你一定会觉得很意外:为什么病人能接受一个陌生人进入他们的病房?

Read more
散文

有一种关爱叫扶持

张美莉 — 当时妈妈在洋人家当帮佣,父亲是送货员。妈妈说,当时他们一群有十来人。「还有一个叫老叶的,他说他原本要和我做朋友,没想到让老张捷足先登。」

Read more
散文

心中永远的女神

纪忠孝 — 她是我自小所要”保护”的姐姐,因为讨厌她班上很多男生借故上门来找她讨论功课或办活动,偏偏当时流行穿着短型体育裤因此玉白大腿露多了些。

Read more
散文

一双白鞋

郑诗傧 — 记得我上一年级时候,除了一双白鞋刚刚好,白衣蓝裙都比我实际该着的尺码大一号。看着到小腿的校裙,我跟阿嬷说:“我不要穿,很丑。”阿嬷就会说:“小孩子长得快!等你二年级,裙子就刚刚好了。”

Read more
散文

回味

【马华文学馆推荐作品 — 曾翎龙】 胶园离家十哩,母亲每天骑脚车来回,这里是她第二个家。把脚车停靠木寮外,拎着麻包袋和胶刀,重复著几十年的推割生涯。我小时引以为耻,成绩册记有父母职业,母亲一栏写胶工,每次分发总是快快收起。

Read more
散文

发生了,就这样吧。

张美莉 — 父亲第一次截肢,是2008年的事。糖尿病没有定时吃药。家中淹水时伤及脚趾。小腿血管阻塞,导致伤口无法复原。然后脚趾被截肢。然后伤口恶化。再然后,左脚就这样,没了。

Read more
散文

傻鸟观鸟记

【马华文学馆推荐作品:陈蝶】我住处不是森林,没有沼泽,也非农耕园,更别说有河流还是湖泊,因此要求有鸟群出没的梦想也仅止于梦想。是无聊才要赏鸟吗?是的,这“无聊”,乃是不聊天,无闲聊,更没群聊,是一种完全自我静观的状态,与鸟对话,人说鸟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