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错过

张美莉 — 所有的相逢都是不迟不早刚刚好。生命需要历练和洗礼。我们的重逢,刚刚好。时间和心情,年龄和感受,都刚刚好。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再见了,金大侠

蔡兴隆 — 那时候我们才不过十二三岁年纪,不懂什么是相忘于江湖,也还不懂儿女情仇和家国忧患孰轻孰重,但金大侠用一部部斤两十足的武侠圣典,提早开了我们幼嫩的天眼,也悄悄疏通不少我辈中人的,任督二脉。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山沟旁的老榴莲树

明矣 — 婆婆当年站在椒梯上采胡椒,刚好成熟的榴莲掉落,直接砸在婆婆的腿上,从椒梯上摔下来。当时也没有看医生,只是让公公用药酒推拿而已。婆婆年老后腿脚病伴随她的后半生,常常说她的腿是那次榴莲砸坏的。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果园养牛记

【马华文学馆推荐作品】水生 — 养了几年牛,对牛有深一层的认识;对牛的智慧,更佩服得无体投地。果园中种牧草,四周围有刺的铁线当篱笆,每两条铁线相距十英寸,这已很有效地阻止牛只跑进去。只有一只例外,我每天到果园,都看到它在草坪内吃牧草。有一天,我拿了张安乐椅,悠闲地躺在榴裢树荫下,等看这只天才牛怎样钻进草坪去。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今天,我遇见十七岁的自己

张美莉 — 那时,我有一本可以上锁的日记本。我常在学习之余,偷偷看他,偷偷纪录少女情怀。那一本爬满了爱慕之情的日记。他和她在一起后,我一一重温了日记里的心情,再将日记,全数撕毁。来不及写满的少女情怀啊。剩下半本空白的页面,让妈妈拿去当电话记录簿。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行夜

郑诗傧 — 这样的夜,总是让我想起年少时候打工搭公交车回家的日子。许多夜,都曾遭遇野兽出没,虽然最后都逃出虎口,但我再也无法一个人在夜里安稳自如地走着。

Read more
散文

被遗忘的一群

叶丹 — 每到一个国家旅游、教书,我都爱拜访当地的医院。我在这里见识了人生百态,学会了聆听。你一定会觉得很意外:为什么病人能接受一个陌生人进入他们的病房?

Read more
散文

有一种关爱叫扶持

张美莉 — 当时妈妈在洋人家当帮佣,父亲是送货员。妈妈说,当时他们一群有十来人。「还有一个叫老叶的,他说他原本要和我做朋友,没想到让老张捷足先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