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一双白鞋

郑诗傧 — 记得我上一年级时候,除了一双白鞋刚刚好,白衣蓝裙都比我实际该着的尺码大一号。看着到小腿的校裙,我跟阿嬷说:“我不要穿,很丑。”阿嬷就会说:“小孩子长得快!等你二年级,裙子就刚刚好了。”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回味

【马华文学馆推荐作品 — 曾翎龙】 胶园离家十哩,母亲每天骑脚车来回,这里是她第二个家。把脚车停靠木寮外,拎着麻包袋和胶刀,重复著几十年的推割生涯。我小时引以为耻,成绩册记有父母职业,母亲一栏写胶工,每次分发总是快快收起。

Read more
散文

发生了,就这样吧。

张美莉 — 父亲第一次截肢,是2008年的事。糖尿病没有定时吃药。家中淹水时伤及脚趾。小腿血管阻塞,导致伤口无法复原。然后脚趾被截肢。然后伤口恶化。再然后,左脚就这样,没了。

Read more
散文

傻鸟观鸟记

【马华文学馆推荐作品:陈蝶】我住处不是森林,没有沼泽,也非农耕园,更别说有河流还是湖泊,因此要求有鸟群出没的梦想也仅止于梦想。是无聊才要赏鸟吗?是的,这“无聊”,乃是不聊天,无闲聊,更没群聊,是一种完全自我静观的状态,与鸟对话,人说鸟话…

Read more
散文

气味,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欧芙伶 – 你和一个人在一起久了,连带的你也会怀念一些你们两人在一起时经历过的气味。有时候是早餐,咖啡和面包的香味,有时候是某次在一处地方吃过最好吃,某样食物的香味。

Read more
散文

阿瞇

纪忠孝 – 阿瞇是一只三色猫,也是当年我们家“龙合餐室”后门的一只常驻母猫。其实,三色猫即是指身上以白色底,有黑色和橘色块三种颜色花斑的猫,亦称三花猫,而染色体天生就决定了三花猫几乎都是母猫。

Read more
散文

莫忘我

“你好,记得我吗?我是玲玲,住在新加坡的玲玲!” 我把脸对着她,觉得她的确脸色红润,气色不错。她定睛看了看我,却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顿时一愣,接着问,“你记得David Plath吗?我是他的学生呀。” 她想了想,“这个名字倒有点儿熟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