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菩萨的手

胡国星 — 经过一天相处,彼此都感觉亲近许多,两人在途上越聊越投缘,越聊越热络,菩萨很顺手的就牵起我的手,一起拉着走向车站。呃。。。。我有听闻南亚文化,男人之间的友情不是勾肩搭背,乃是手拉手的,可我这辈子没有和男人牵过手!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邦咯七号

叶丹 — 在邦咯岛吉灵丸有这么一家小店,玻璃门挂着手写的 “邦咯七号” ,如果不是 VIVO 这个字和明星脸拿着手机,你肯定看不透里头就是卖手机和配件的。老板是位怪咖,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满脑子古灵精怪的想法。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人生最后的马拉松

张美莉 — 今年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路跑赛事和 E 百日忌那天,我特地戴着 E 生前最后一个路跑号码布,将赛事献给了她。号码布是 E 出殡时,特别设计的。当时几百人戴着号码布,陪她跑完人生最后的一程。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Ivy Lee — 在那个年代,书和字是必须要特别珍惜,甚至要当着珍宝一样对待。像我家这种草根农民家庭,除了一本传家宝 — 大伯公千字图在神台上供奉着之外,其他的各角落就再也搜不出一本书了。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我就这样长大了

张美莉 – 漆黑的大清早,居銮大街的电线上,挤满了叽叽喳喳的燕子。好多。好不热闹。我记得和姐姐们走在漆黑的五角基,以躲避燕子的粪便。好几次被在黑暗角落的人影吓着,我们只好走在街灯微弱的大街上。印象中好像有在晴空万里天未破晓的大早,撑伞走在大街上的情景。那些燕子,都去哪儿了?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从人子到人父

吴连春 — 做为父母的那种牵肠挂肚,要在送女儿时才能体会。当年母亲送行时买的零食,我不也觉得扭捏与难堪吗?如今书读多了,亲身体会了,才明白那是东方式的“一路顺风,我爱你!”的含蓄表达。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街灯

陈玉莲 — 当时居住的村子,有个独居的老伯伯,据说是精神出了状态。晚餐后,天黑了,他就拿出一根约一米长的铁管子,走到街上去挥打街灯柱,嘴里还会用夹杂着福建话的马来语骂道:“Gui a, lu diam-diam tidur.”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远行的船已经开走

蔡兴隆 — 东马树上爬的野猴、水里泅泳的巨鳄、陆上慢步的蜥蜴、生性多疑的大番鹊、刨食熟榴櫣的野猪 …..。我转头和安娜说,婆罗州好多生猛野生动物喔,你应该不敢去吧?安娜没好气的回答说:是你自己不敢去吧? 你就乖乖待在居銮就可以了。(内附多张照片)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帝人洋服

胡国星 —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在尘封的衣柜里,找出他作给我的校服,他裁剪过的长裤,他为我量身定做的西装,才明白这些我曾嫌弃过的一针一线,原来是爸爸缝在身上的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