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最新

儿子的功课

陈玉莲 — 七岁儿子君亦的第一只宠物 —— 打架鱼小靛死了。他泪眼汪汪地饮泣。我把他抱在怀里,跟他说:“妈咪知道你很伤心,你要哭就哭。” “哇…… 我刚才看他还好好的…… 一下子阿姐就讲他死了。” 再次遇见“来不及说再见的痛”,我的心还是揪着的,在心中已结痂的伤口,慢慢地又裂开了,丝丝的血缓缓地流出来。

Read more
学习 最新

跳高

纪忠孝 — 大馬前跳高州手叶耀光先生曾是我的同事。我从他身上看到:我们常自我设限,老是”跳”不出既定的框框,因太多的失败经验而胆怯。其实,我们绝对有能力勾勒出自己的人生样貌。

Read more
学习

中文系 — 我梦想起航的首站

当年那有些懵懂却敢于做梦的中文系女生,如今已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小说作者。中文系,是我实现梦想的起点;写作,亦让我的生活更添姿采。我想,只要把自己喜欢的事做好,让喜欢的变得物有所值,你就可以走得更远。

Read more
学习

中年大叔老师的碎碎念

罗友强 – 2007年4月1日,我开始我的执教生涯,在南方。我常戏谑地和学生们说,希望我的教学生涯不是由一出拙劣的愚人节笑话开始的。我执教的新闻系,小而美。第一批开系元老,只有两人。

Read more
学习

亲执启蒙教育

麦伟坚 – 将孩子送来安亲班的家长,有许多是都是曾接受高等教育,学有专长、知识渊博、友善有礼,每回看见他们与孩子的相处或沟通,总是亲爱有加及耐性的谆谆引导。原想这类家庭背景的孩子,应该会比较容易管教。可是事实却是相反。

Read more
学习

在中文系找到自己

记得从中三升上中四时,大家都说文科班是放牛班,我听从老师的安排去了理科班,尽管内心抗拒。结果是我满足了身边的人,日子却过得很煎熬,提不起兴趣学习,成绩更是惨淡经营,对前途只有焦虑与迷茫。幸好,我的华文老师了解我,给我指点了中文系这条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