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游记

旧地故人

阿简 — 风尘仆仆的十四个小时,前一晚自新德里傍晚五点发车, 巴士总算到站。走到巴士后方,握着铁梯爬上车顶。解开绑着的脚车传给在下方等候的检票员。整辆脚车好像从战场回来。 六月初夏,旅游重镇玛娜里公交巴士站熙攘依旧。

Read more
休憩 最新 游记

恒河沐浴

胡国星 — 河面没有想象中的异味,当然,也没有死人。风徐徐吹来,岸上人们如常作息,河里我在人间游戏,这边厢有人取水而饮,那边厢有人在河里长眠不醒,生生死死,相隔的只是一条河。

Read more
休憩 游记

京都考山

胡国星 — 曼谷的 Khaosan 是整条街,京都的 Khaosan 只是一家旅舍。曼谷的 Khaosan 五光十色,入夜后各种野兽出动,京都的 Khaosan 恬静安宁,早上和夜晚没有太大差别。唯一相同的,这里依然充斥形形色色的旅人,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都在尋找自己的影子。

Read more
休憩 游记

永珍随笔

寮国很穷。寒酸的「大」市场里看不到丰饶土产,不如一个泰国小镇的菜市场。国庙的木门彩绘,斑斑剥落,佛像残破。国宝玉佛,三百年前已被暹罗人虏去,如今供奉在曼谷。总统府前,万象大道直指寮国凯旋门,遥记当年万象帝国的赫赫神威。

Read more
休憩 游记

大卫与楼梯

当时,佛罗伦萨面临罗马教廷与美第奇独裁的夹攻,这个石雕被赋予特别的政治符号。它被置放在公民广场上,凝望罗马,成为佛罗伦萨市民团结抵抗强权的象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