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麻瓜旅游

赖国芳

最近,张吉安痛斥百年的茨厂街戏院街,在经过财团重新打造之后变了样:广东西关老房三边过的“趟拢门”消失,被改造成充满欧洲风格的小镇彩色房屋,绘上大量壁画,成为网红打卡的去处。在槟城,建筑师梅志雄对政客“重塑瑞典咸码头,下船即可打卡消费”的新闻疾呼:曾何几时,打卡和消费成为官方的廉价交差?我们要的是少量高素质的访客,还是大量低俗的游客?

他们所反感的旅游方式,我称之为“麻瓜旅游”。

在哈利波特小说中,“麻瓜”泛指身上没有魔法血液,混沌活在世上的人。相较于对文化创意有觉醒意识的“文亲”,“麻瓜”对宇宙万物、花开花落、草长莺飞缺少关心,心思麻痹。”心思麻痹”是一件大事 — 诗词学者叶嘉莹在回答“经济挂帅社会学诗词有什么用”时说:最大的好处是让你心不死。哀莫大于心死,而身死次之。如果一个人跟世界的对话,只能用消费和功利的语言,那么他的心就近乎死了。他在视、听、触、味、嗅以外,无法用心来感受那无可言喻而隽永的美。面对此类麻瓜旅客,想快速拼商绩政绩的商人政客,自然诉诸吃喝玩乐,直接肤浅的感官刺激。因此,“黑风洞漆成七彩后吸引多少游客你知道吗”,便一点也不奇怪了。

我们该怎么办?

一:用温柔的话语来感化麻瓜,让他们的心重新活起来。二:聚集市场力量,让高质文创产品能取得足够市场份额,从而支撑业者提高产品质量,造成良性循环。这两件事,便是《人间烟火》在努力着的。我们若继续以猜忌之心经营各自小小的小众,终究难成气候。末了通过富商捐助或政治寻租来取得生存空间,“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岂不是对自己最大的讽刺?

文创产品不受市场接纳,不做自我调整却只埋怨市场不识货 –- 这是文酸所为。积极的文亲应该将散漫的市场力量聚集起来,然后对手握资源的商政者说:别只顾搞麻瓜旅游,拨出部分资源来催生高质量和有深度的产品,让我们来证明给你看,市场有接纳优质产品的空间,也能由此撑起一个优质的社会。

摄影:Clem Onojeghuo @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