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一生何求

马连辉

两年前的一个週末,坐在阳台上听歌休闲时,突然有感而发,起稿写了这篇《一生何求》。

这篇回忆文章敍述了我三十多年来的心路历程。如果当时没有堅持写下來,或许再过一段日子,这些珍贵的私密细节很快就会被淡忘了。

在这之前,我不曾和兩个孩子分享过我的人生经历。当女儿读完这篇文章后,发了简讯对我说:”爸,您的故事很感人励志 ”。

看到这则简讯时,内心有无限的欣慰。

希望老爸跌岩起伏的经历,能成为两个孩子生活啓示,对他们未來的人生观起着正面的影响。

回顾大半生所经历过的酸辛苦辣、风风雨雨,我领悟到今天所拥有幸福温馨的家庭和事业成就,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人生短短几十年,不妨大胆一點,不留遗憾的敢敢去做你想做的事,去愛你想愛的人,去成為你想成為的自己,活出自己的精彩。


稿于2016年9月1日

1986年,因马來西亚高考成绩不理想,无法考进国内的大学,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來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 新加坡,报读义安理工学院,並选择了我不熟悉的”机械工程系”。

当年家里经济环境不好,母亲依然堅持供我來新加坡念书。三年的学院生活虽苦,但我依然感恩能有机会重新开始。

1989年毕业后找到穩定的工作,接着开始恋爱拍拖、失恋。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有缘再遇到高中时的“初恋情人” ,拍拖几年后结婚。婚后我在一家日本企业当工程师,生活虽然还安穏幸福,但我依然不”安份踏实”,总觉得事业达到了瓶颈,趁年轻时是应该更加努力充实和提升自己,为家人的幸福和自己的前途奋斗。

1998年,我毅然离职,带着太太和女儿到澳洲昆士兰大学进修兩年的工程学位,那年女儿才两㱑,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赌注”。

在大学的班级里,我是唯一的33岁超龄学生,那时我得比其他同学付出双倍的精力和时间來学习,因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不只要完成学业,更希望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那段日子,因为经济结据,为了挣钱养家,我也須半工半读,每星期有三天到唐人街的餐厅打工至凌晨,体重在9个月内从84公斤降至64公斤,不过倒是瘦得很健康。生活虽忙碌清苦,但想到太太为了支持我的理想而暂时放下一切,陪我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一起吃苦,無论如何我都得咬緊牙根撑下去。每天回家見到她和可爱的女儿时,所有的辛劳和挫折感都抛到九霄云外,是他们母女促使我练成了“寒冰掌”,把鸭梨(压力)都化为凍梨(动力)。

兩年寒窗苦读,终于顺利以优异成绩毕业而衣锦还鄕。猶记得刚回到新加坡时,几乎已经耗尽所有的积蓄,两袖清风,一切从零开始,还好当年没有变卖组屋,至少还有个落脚的地方。庆幸的是太太和我都在回新后的第三天找到工作,生活总算穩定下來。

辗转过了十七个年头,这些年一路走来,事业也並非一帆风顺,生活和工作上也难免会遇到挫折,但比起我在留澳期间所面对的挑战和生活历练,那只是小儿科。

当年我是35岁高龄应届大学毕业生,在美国企业担任工程师,至今能在一家新加坡上市企业中任职副总裁,虽然不能算是平步青云、名成利就,但最重要的是我对绿化环保、节能工程的热忱,不曾因年龄的增长而消减,一直以来都秉持原则和脚踏实地,对每项任务都会全力以赴去完成,工作上的满足感和家庭是促使我继续前进的推动力,这也印证了细水长流是维持事业成功的硬道理。

这么多年来,太太一直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她默默地付出,無怨無悔的陪我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一起渡过大风大浪的日子,共同创立和经营这个幸福的家。轉眼间女儿从爸爸当年怀里撒娇的小女娃,蜕变成大学二年级的青春美眉,小兒子如今也已是十四岁的翩翩少年,还好兩名孩子外貌遺傳基因像他妈妈多过像我 ,我妈在世时也常常说这可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报。我相信命运,但我更相信凭着坚定的毅力和信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岁月如梭,不经意中年纪巳过半百,感恩生活还过得安稳幸福,一生何求呀!但祈望我们未来的日子会一样的健康、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