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L 媒体合作 最新

最简单的葬礼

〈再说一遍:最简单的葬礼〉选段 · 梁靖芬

几乎所有会发生的事,他都想过至少一遍了。例如生意做起来后有别的人竞争,例如有人会取笑他异想天开,或是骂他数典忘祖。从金融风暴至各种天灾,他都考虑过备案,就是没料到那天来的一个客人。

这客人五十开外,除了捏着他的名片,便没什么特点。须渣让他显瘦,走在路上就是一个小写的人,再狭窄的篱笆缝隙都能钻过去,不会太惹人注意。他刚想,对方这牛仔裤的裤腰高得有些过份,对方就从几乎到肺的口袋里掏出了烟。

餐厅不能吸烟,他建议坐到户外,对方比他的建议快半秒摇头,打火机又滑回了口袋里。烟却还叼在嘴上,双唇抿了抿。

也是的,无忧无虑的人才不会找上门。这生意干了三年,也没那么神秘,说透了,就是卖简单。O先生能用最简单的程序替人处理丧事。尽可能从简的葬礼,就从简化仪式开始吧,基本上是算小时,六小时以内完成治丧到举殡的,要比一小时就能完成的便宜;立刻就能安放入灵骨塔的,要比焚化后择日再收拾要昂贵。

原来世界已经走到这样的地步了,听到这里我暗暗咋舌:所花的时间越多,费用就越低,一寸光阴一寸金也未必在说着时间越长越宝贵。


以上选段录自 SEAL 第二期。独立小志《SEAL》希望用一种老派的媒介承载本地文字创作者的作品,把短篇小说变成小说海报,总有一天可以贴满一面墙。小志以乐捐方式索取,一份RM6,请点击这里邮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