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寻找文亲

赖国芳

我在创建《人间烟火》文创平台的过程中,与许多读者和作者相遇。他们似乎都有一种相同的特质:对文化和创意感到兴趣。在进行周边活动时,我碰见更多类似的人物。他们可能是回乡开民宿咖啡馆的归人、拎着摄影机到处捕捉地方光影的旅者、用生命谱写篇章的诗人、文创市集摆摊的手作达人。更多的, 就只是一般的普通人,和我一样被这种人的特质所吸引。

我们该如何形容这类人呢?当我尝试为他们贴上“文青”的标签,我几乎毫无例外的遭到拒绝。也许,这个时代装逼的假文青太多,就像只有包装而没有内涵的假文创产品,用一套华丽的外壳来掩饰空洞的内心,尝试增进自己的价值。况且,对文化和创意感到亲近的人,通常都是谦虚的。他们会说:我读的书还不够,够不上那个格。

后来我想,称他们为“文亲”,应该更为贴切。他们喜欢亲近文化和创意,本身也具亲和力。和他们亲近,你会觉得如沐春风 – 至少我是这样感觉的。他们仿佛有一种能力,能够带领旁人看透覆盖世界的阴霾。你也许会因此瞥见一线曙光,听到几章天使的音乐,让你暂时忘却世间的蝇营狗苟。

一个社会上有多少文亲,也许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一个家庭里有了文亲,家族就会少些俗不堪耐。一间学府的高层或招生部没有文亲,充其量只能是一所职专或学店。国家少了文亲,社会必功利浮躁,政治暴戾,宗教愚昧。文亲是社会的灵魂,社会的良心,他们是愿意不计回报不惧后果为社会做傻事的。翦灭了这一束光,再高的人均生产总值,便只能是一堆土豪大叔,外加一票搔首弄姿上载IG的早熟师奶。

当文亲在艺文领域更上一层楼,他们就变成真正意义的文青了。最高层次的文青,可能有以下一或多种特征 — 理解存在主义、内敛宋词的美、能辨识印象或野兽派、熟知以下文字的出处:“河床里卵石洁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世界新生伊始,许多事物还没有名字,提到的时候尚需用手指指点点”、明白川端康成《雪国》开头结尾的意象和“物哀”的关系。呵呵。

真正的文青是善良的,他用渊博和学识来关怀及拥抱世界,而不是鄙夷贬低他人来表现自己的清高。我在文教界碰见过不少孤芳自赏的人,他们喜欢在脸书上加我为友(虽然我们素未谋面),向我分享许多酸文。我们姑且把这类人叫做“文酸”。他们曾是青涩充满潜能的果子,却在成熟的过程中出现差错,也许被虫蛀了,所以酸酸腐腐的。文酸若还听你两句,不妨尝试感化他,否则他的下场将是孤单愤怒的老去。若反遭恶言相向,就退避三舍吧。

在另一端,社会上大部分尚未对文化创意产生觉醒意识,还在懵懵懂懂随波逐流的人,且开个小玩笑,借用《哈利·波特》,戏称为“麻瓜”。然而,文化麻瓜并不是天生没有魔法血液就万劫不复的,他们只是尚未被唤醒而已,而唤醒的责任,自然就落在文亲肩上了。你在执行这项任务的时候,记得要谆谆善诱,极度的温柔哦。如果言词辛辣刻薄,不可一世,那就和文酸没两样了。

在盲闯瞎撞的过程中,《人间烟火》竟然演化成一个文亲网站了,这是很令我欣喜的。有空请过来看看呀 – 这里女的兰心蕙质,男的儒雅坚毅有担当 – 至少,我是这样期待和努力着的。呵呵。

原载于《星洲日报》,2019年4月18日


Eric Pere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