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l 书刊 文创 最新

SEAL

牛油小生

独立小志《SEAL》希望用一种老派的媒介承载本地文字创作者的作品,把短篇小说变成小说海报,总有一天可以贴满一面墙。2019年3月号收录薇达、林韦地、梁育玮与陈凯宇的作品,邀请到立森和何健伟绘制插画。小志以乐捐方式索取,一份RM6,请点击这里邮购

林韋地〈大和魂〉选段

為了和有紀子在一起,他去買了學習日語的書,反覆練習。和有紀子在一起,過得平凡舒適,約會總是去吃日本餐,喝杯日本咖啡,看部日本電影。他最期待的時刻,是坐計程車送有紀子回家的時候。有紀子有時會問他,要不要上來家裡坐坐,喝杯日本綠茶,有時不會。如果有紀子讓他上來,那他們就會舒適地做愛,但有紀子從不讓他在她家裡過夜,總在完事後要他坐計程車回家。有紀子的解釋是,她晚上睡覺時會戴漂白牙齒的牙套,她不習慣讓別人看到她戴牙套的樣子。

他就這樣子和有紀子在一起了三年八個月,然後有一天,有紀子消失了。有紀子什麼都沒有和他說,他到有紀子的住處,人己搬走。他去有紀子的公司,同事說她回日本了。有紀子在所有社交和通訊軟體封鎖他。一個多月後,一位共同朋友私訊他,說有紀子臉書貼了張和一個日本男人的合照,說她己經結婚了。

你如何定义一只猫孤独。我说。或许猫对孤独根本无所感知,或许孤独是猫的常态,如同吃饭喝水走路发呆。它独自来去,从来不以这种形式为孤独。孤独只是一个人类强加给它的概念。你以为你豢养它,它却从来不需要被拥有,比飘散空中的水汽还自由。人们仿佛常一厢情愿觉得另一些人孤独需要被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