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空间 影画 最新

李富高

从公元前4世纪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作品《尼多斯的阿芙洛缇特》以来,裸体题材在西方艺术史从来就没缺席,很多举世闻名的作品中都不乏裸体的题材,尤其是女性裸体。所以我们看到马奈的裸女可以很自然的和西装笔挺的绅士一起野餐,米开朗基罗的裸像无论男女浑身肌肉都散发出能量,达利毫不吝啬的把妻子的裸体大量画入他的超现实世界。

在马来西亚,画裸体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国家宗教政策的限制,一般美术学院的学生无法像其他国家的学生,轻易的就能画上裸体画,更遑论女性裸体了。

我在美院求学的时期,看到学长画的西方裸女画,好奇询问下才知道是洋人游客旅游到此,缺乏盘缠主动到学院请缨当裸体模特儿。当时院方要求他们不能透露消息给其他人知道,而且必须在完全封闭的空间才能进行,不能让外人的目光渗透进来课室。当时的我们都很羡慕学长有如此的机会,但这种机会都是可遇不可求,学院开办以来也没有几次。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我找到一个愿意半裸的本地女生,班上同学在密不透风的课室画了两个月的裸女,那是我在求学生涯里仅有的一次裸体写生,这也让我留下了人生中永不磨灭的印象,至今难忘。

女性裸体在先进的社会仍然是一个禁忌,但是抛开世俗的眼光和思想,裸体是最自然也最美的象征,身体的线条都是无数的曲线组成,浑圆的臀部是孕育生命的圆满,挺拔的胸部是滋养生命的象征,无论是瘦是胖都是造物主的完美创造,而我希望能在将来的创作中,能够继续延续这些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