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最新 游记

披迈

赖国芳

前一篇:市井音乐

听过披迈的人不多。它静静蹲在泰国东北的一个角落。披迈石窟是高棉帝国遗迹,比吴哥窟还早一个世纪。要到披迈,得在距离曼谷四小时车程的柯叨转搭当地巴士,再颠簸一个多小时。所以,这里没有打卡游客。这正合我意。

我住在月河民宿,600泰铢一晚,电邮预订,到店付现。月河的“Moon”,在泰语发音里较接近“Mon”,洋人称“月”,取其罗曼蒂克之意。主人是一名德国人和他的泰国男伴。墙上挂着双方家族照片,正中两人穿黑西装白上衣,拥抱热吻。德国人高一个头,泰男看来年纪稚嫩。他另有几幅传统舞饰照,在古庙巨石前扭转身躯,衣饰流苏披落在裸露的胸肌上。

德国人已经老了,赤膊在草地上浇水。他引我到河边小屋,指向月河说:可以下去游泳。彩布秋千悬挂在树荫下。

我踩了单车到处游荡。地方不大,主要景点都在两公里范围内。有一片号称世界第二大的榕树林,气根延伸成岛。林深之处,神龛供奉暹罗美女像,据说天黑后有妖魂盘踞。附近是古高棉蓄水池,长满翠绿荷叶,方圆一公里多,有碎石路环绕,是跑步的好地方。

市中心钟楼的对面是洋人酒吧,当然也有不少价廉物美的泰式食肆和摊贩。夜市下午4点开档,晚上8点已陆续收摊。天黑后,除了便利店,门还敞开的就只剩下一间按摩院了。三位大妈盘问半天:你是日人还是韩人?猜不出我的来处。派给我的那位身材壮硕,I give you big lady massage!把我按压出泪来。整整一个小时,她们不止息地用我听不懂但极其温柔的泰语聊天话家常,也跟我讲简单的英语,如:德国人的伴侣叫苏钦,是泰国人。

主要景点,便是披迈石宫和与之比邻的博物院了。石宫沉睡千年,近代在法国人的协助下,收拾坍塌宫地的残砖断瓦和散落民间的雕塑,一砖一瓦悉心修复。林荫下凉风习习,我坐在池边写了一首短诗。博物馆一角陈列许多无法拼凑起来的石块和雕塑。那块叹息“无才可去补苍天”的石头,是谁“枉入红尘若许年“呢?应是被凝固到建筑里,从此只能扮演固定角色,动弹不得的同伴吧?正入神,博物馆后面的学校钟声敲响,小学生吵吵闹闹冲出重围,掏出钱跟摊贩买零食。

我接连两个黄昏都到荷叶池跑步,直到夕阳西下。第二天,我大汗淋漓回到民宿,坐在餐桌前的德国人问:一起来吃晚餐?钦煮披迈最好吃的汤面。我便加入他们的私密家庭时光,也趁机端详苏钦。他大约40岁。

隔天中午,我把上周在大城长出的胡须剃净,敲落鞋底湿润的黑河泥,准备返回尘世。在摇摇晃晃的巴士上,我修改昨日写给太太的小诗:

亲爱的
如果你愿意
以后就让我在这里死去
在千年废墟旁
远离摇旗呐喊的会众
躺卧在游走世界边缘的小民当中
余下的灰烬
请撒进月河里
我与浮萍
无隙也无恩
它们应不介意我短暂且卑微的存在
或可结伴
无语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