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医生太太

黄筠娣

因为买年饼认识了制饼的她。

瘦弱矮小,一脸风霜。制作的年饼不过普普通通,价钱大众化。

她把自己的年饼吹捧得很棒,什么全手工制作、毫无添加剂、原材料等等。

我看看,不过我没买。她又继续游说,其中一句话让我看她多一眼。她说:医生太太都跟我买!我没走,她重复一轮后又再说:医生太太都跟我买!

我不知道这个年代还有人那么的把“医生太太”当一回事。现在有许多人都把医生当作“不是人”了,更何况是“医生太太”。

在七八十年代,当律师、医生的社会地位都是无与伦比的高高在上,谁家女儿嫁给他们都是攀高枝,让人羡慕妒忌的。她们这些太太们在社团或者是什么机构都是得人尊重的,就算她们自己是不学无术或者是毫无建树也不会有人质疑。

当年的社会对知识分子和他们的家属都有着不合理的崇拜,折射出低下层人民的自卑和不健康的讨好心态。诚属可悲。

在我读小学的六十年代,连一个教书先生或者是银行小职员的太太都可以对我妈妈指东画西,不是要我们家的甘蔗就是杨桃叶(用来冲凉治皮肤过敏)或者是什么东东。

我妈是唯命是从,谁叫自己不识字。

按照她们的吩咐,我们在一天劳累的工作结束后,在天将暗前快手快脚地把她们该要的东西准备好,妈妈往往就是吩咐我骑自行车把东西送到他们家。一切都是免费效劳,许多时候对方连谢谢也不说一声。当时的我是多么的不情愿,对“识字的人”特别厌恶,尤其是他们的太太们。

如今大家都有机会受教育,身份地位平等,就算是部长什么“但是离”,许多人都不看在眼里。真想告诉卖饼的不要再捧着“医生太太”了,不如用心制作更好吃的年饼,自己有本事,是不用借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