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最新 生活

环保志工回忆

黄筠娣

因缘际会,我曾经在慈济环保站当了七年志工。在慈济大家庭,义工称志工是因为“立志”为众生服务比义务更高层次,起点也不相同。

不过我这个志工不长进,没有进阶,永远是灰天白云(灰衣白裤,蓝天白云是蓝衣白裤)。师兄姐都接受了我的懈怠。我在慈济获益良多,七年来我在环保站“工作”增长许多知识,认识了许多善良的师兄师姐,感恩之心非言语可表。

天性八卦的我在环保站工作中对环保垃圾(那里被称誉为黄金)充满了想像力。当我收拾一袋药瓶子时,我会叹气,看到药瓶这么多,不知道那人可康复了吗?如果一连几个星期都收到同样的药瓶子,就更挂念,怎么病那么久啊!接下来同样的药瓶子不再出现了,是高兴也悲哀,不吃药了,敢情痊愈。但愿如此吧。

垃圾堆里收到一些孩子写给爸妈的生日卡、父亲卡、母亲卡,我都不舍得撕破,会先读一下,虽知道不该读人家的卡,不过我在它消失之前在心里默默地祝福这孩子,真乖真可爱,若我是你妈,我会珍藏。不过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也许他的爸妈往生了。也可能是孩子不在了。所以不能一下子就判断父母好狠心什么的,我们不知道的事太多,怎么可以随便下定论。那是很危险的行为。

春节过后,环保站的垃圾都是新年装饰,红包封等等,多到志工得加班才可以完成任务。有一次我无意中摸到红包里还有一张纸,打开了不得了,Rm50呀,大家七嘴八舌都说以后我们都不必封太多钱给孩子了,他们未必珍惜滴。这次之后我就特别留意红包封,就爱摸一摸。跟你们说,我搜到许多封里还载着钱的红包。孩子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连钱都不在意。孩子也许对钱没有概念,父母不是该在春节期间把红包当作一项最好的经济课吗?教他们记录,储存,还有讨论一下该如何花。唉,这全是我个人的想法,也许,也许,这孩子他爸妈春节没过完就离开了他到远地工作。还有很多其他的可能,谁也不知道。(我们捡到的钱都点滴归公)

在环保站师兄姐都自发地自己带食物来分享,他们都是糕点达人,我爱死他们了。


Robert Ba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