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最新

沉迷电玩的小俊

黄钰玲

小俊今年十岁,是单亲家庭的独子,由爸爸一手带大。据爸爸说,妈妈在生了小俊的三个月后就不告而别,至今音讯全无。

爸爸是市场营销员,有时会很忙,除了接订单也收账,工作时间不定。小俊没上课的日子,爸爸都会把他带在身边,有时甚至带他一起去见客户、收账等。

***************

最近老师见爸爸的次数频密。爸爸很困扰,感觉很没面子。小俊不读书、沉迷电玩、爱哭。爸爸对小俊软硬兼施,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爸爸最受不了他当众放声大哭,另外,小俊在学校变成了打同学的小霸王。爸爸很抓狂,除了想狠狠痛打他一顿,更是自责。其实,小俊就是爸爸的“模板”,那让人又恨又气的模样,十足小时候的自己。爸爸拿他没办法,投降了。

***************

第一次见到小俊,他的外表是俊朗、壮大、看似成熟的,不像10岁的小男生,有点小大人的模样。

他刚踏入游戏室,还在犹豫当中。我对着他说,“这里的玩具都由你自己选择,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的眼神立刻有了亮点,不过,还是看着我,有点迟疑。

于是,我拿了几个布偶来和他打招呼,让他缓解和熟络,并鼓励他自行选择玩具。他开始探索一番,然后开始寻找一组玩具成为他的伙伴。他自己组织一个部落,慢慢的聚焦,把他们形成了一个小王国。

第一次的游戏结束,小俊对我说,“下次我还可以来吗?”

我说,“当然可以”。小俊说没玩过这些玩具,平时在家只是打电玩,而且要等爸爸回家才有手机玩,要不就玩奶奶的旧手机。在这里,他有了第一次触碰玩具的经验。

**************

第二次至最后一次的游疗过程中,这十岁的小大人,慢慢的卸下大人的面具,重新唤醒了童真,一次又一次的自我释放,并在自己塑造的英雄主义世界中取得自主权和认同。游戏中打滚,打打杀杀的英雄、好人、坏人,不知死了几次,又复活了多次中,翻来覆去,全盘的游戏由他主导,最后一定有一个存活,至最后变成他和爸爸来拯救这世界。

他第一次开口和我说话时,带有娃娃音。爸爸说他爱哭,是真的,因为他委屈。小小年纪的他,本来没上课的时间是应该在家里玩乐的,可是为了让爸爸放心,就得跟着爸爸东南西北跑。我相信这孩子是懂事的。爸爸真的很忙,每次放了他就不见人影。游疗中需要家长的互动,一次我对爸爸说,“既然你这么忙,就别再花时间老远把孩子带来……”。后来爸爸愿意在游疗期间配合,小俊的行为和情绪也有了明显的进步。六次的游疗中,每一次的进步是由爸爸自己从口中说出来,最后一次见爸爸对谈,他带着欣慰和感动语气道谢。

**************

有时候,家长忘了,自己小时候的童年,环境贫乏,却是快乐的,稚气和玩乐就是小朋友的权益。现在的社会物质富裕了,大家努力赚钱。为了给家人提供良好的舒适环境,却拨不出时间给家人。没有了互动和沟通,小朋友难免都找手机和电玩当互动对象。

小朋友是大人的一面镜子,尤其自己的孩子,更是一台“复印机”。家长们若有时间和孩子互动相处,孩子会让您重遇未知的自己。若您的觉察力强,您会从新自省,并从自己的不足中重做一次,因而得以疗愈,增进亲子之间的互动与关系。

* 黄钰玲禅绕画导师将于2019-02-17 出席槟城光大《禅绕音乐会》,和参与者互动。详情请见脸书通告


Glenn Carstens-Pe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