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人生最后的马拉松

张美莉

E 走了。

昏迷了八十二天后,走了。

三月一日凌晨二时多收到她的先生,D 的简讯,“我的爱 E 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她,安息了。”

泪,流不停。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早上,E 在巴生的一场马拉松赛事当领跑员时,遭一辆汽车从后撞上,情况危殆!

根据媒体报导:
头部及下颚重伤。
头盖骨裂。
脑出血。
昏迷。

不过是一场寻常的马拉松赛事,我的朋友竟遭遇如此意外。

E 是我中学的朋友。
乐观。
开朗。
有正义感。
热爱生命。
她,活出自己。

她是经验丰富的马拉松赛友。也是小有名气的部落客。她是马拉松赛事的常客。国内。国外。不只跑过超级一百公里 (ultra 100km),还跑过怪物超级两百公里(Monster ultra 200km)。自称为路跑界有认证的傻子 (certified nut)!

说来可惜。这么多年来,我们竟然一再错过见面的机会,错过彼此。她每次来新加坡路跑,我都刚好出国。

人生无常啊。

八十二天以来,每天,我都私讯她,给她祝福、为她祈祷~~
说,今天天气真好。
说,今天跑了一个小小的步。
说,今天在庙堂为妳点了盏灯。
说,妳要加油妳要努力。
说,我们爱妳。
说,妳要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D 读了讯息,并将留言念给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中的 E。我和 D 不曾见面,也不认识彼此。但后来他联络了我,并将我加入一个特地为 E 设立的群组,不时分享 E 的近况,和他自己的心情。大家的祷告祝福,支撑着 E,也支撑着 D。

人生最艰难的马拉松。

我最后一次私讯 E,“安息吧,亲爱的 。 继续奔跑。。。继续绽放笑容。。。我们会再见。。。某处。。。某天。。。拥抱。

然后到 K 城,给 E 作最后的道别。

其实更想的是给 D,精神上的支持。

D 告诉媒体,刚开始他真的以为 E 会好起来。因为她真的是一位超正面、毅力超强的女子。但是一天一天看着她的健康状况,希望,也慢慢熄灭。

“我会活下去。我会学习适应。但是如果你问我。。。我还没有准备好让她走。。。”

“我们应该一起变老。这是我们计划的,简单的约定。”

追思会上,D 频频落泪。但又一再强调,大家要笑着送 E,“她没有走。只是先去了一个地方。”

我向前和他握手,介绍自己。然后我们拥抱。再拥抱。他说,“我来不及将妳所有的讯息念完给 E 听。”我说,“她知道。她,都知道。”

圣歌飘扬。E 精彩的人生瞬间,随着一张一张的照片,重复播放着。

人生,无法重来。

人生的不圆满,让我们有更多成长的空间,去学习圆满人生。

今年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路跑赛事和 E 百日忌那天,我特地戴着 E 生前最后一个路跑号码布,将赛事献给了她。

号码布是 E 出殡时,特别设计的。当时几百人戴着号码布,陪她跑完人生最后的一程。

D 坦承,大家的支持和爱,支撑着他。跑友们戴着路跑号码布出席大型路跑活动,他感动的哭了。

是啊!需要一点眼泪,才不会觉得太辛苦。

他还特地安排了一个百日缅怀聚会。

“Live。 Love 。Laugh。 Run。
Always be grateful for each and every little blessings in life”

是秉持着 E 乐观积极的心态,豁达地看待人生。

我想,豁达是学不来的。那是接受现实考验的过程中,慢慢累积的生活历练。

生。离。死。别。不容易。真不容易。

我和 D 一直保持联络。也关注他在脸书恢复谈车。谈日常。

他用自己的方式面对。缅怀。并活着。

最难演出的人生剧本。

那天,他短讯我,分享了 E 最爱的一首歌:“When you said nothing at all”

It’s amazing how you can speak right to my heart
真是神奇!你猜透我的心

Without saying a word you can light up the dark
即使不发一语也能带来光明

Try as I may I could never explain
我该如何解释

What I hear when you don’t say a thing…
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You say it best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最美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无限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