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游记

原來我也無可倖免

林咏涵

听很多人说,去到哥伦比亚,肯定会失去些什么——不是被抢,就是被偷。即使是乘坐内陆航空,托运行李内的东西也可能会不翼而飞……

我一直在想,像我这样超级幸运的人,会不会是个例外呢?人家说中美洲很危险,我也没事!但是,即使尝试时刻保持这个正面的思想,我依然没能幸免。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抢。

事件发生在“白城” Popayan。那时候我已在哥伦比亚待了一段日子,觉得自己适应了当地所谓“不安全”的环境。非必要时,我的相机和手机都不会露眼。若一时忘记收起,当地人也会过来提醒。

沙发主人戴安娜带我到市中心时,我问起她菜市场在哪里。

“菜市场在 Plaza Bolivar,但那里很危险,你最好不要去。” 戴安娜警告我说。这样的话我已经听了很多,也快麻木了。

逛完了市中心,戴安娜先行离开,我一个人走路回家。我并没有不信邪,固执地非要去菜市场不可,只是经过时在对面远处观望。

菜市场前的街道旁停放了一些色彩绚丽的交通工具,我觉得很有趣,所以想拍几张照片。拿出相机之前,我先环顾四周,观察一下环境。我当时的所在地和菜市场之间,隔着两条繁忙的大马路,附近的大树下也有一些小贩正在做生意。我觉得应该挺安全的。

正当我专注对焦及按快门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男人在我右边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夺我的单反相机,然后拔腿就跑。相机一直是我的宝贝,所以当时的本能反应就是用力捉紧它。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我没机会细想自己应该怎么应对,也没喊救命。由于我”舍身”保护相机,最后它没被抢走,只听到镜头盖掉在地上的声音,我则因为抢匪的拉扯而摔倒在地上。

当我稍微回过神时,身边的人已经在驱赶那名匪徒。一个女人走到我身旁,尝试把我扶起,并问我有没有事。围过来的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说话,但我脑袋一片空白,没听进多少。

为了确保安全,当地人建议我乘搭德士回家,別再走路了。但出事的地方离戴安娜家只有大约半公里的距离,那么近根本没必要搭车!当地人放心不下,这时人群中有个男人毛遂自荐说要护送我回家。

跟他走在一起,我内心不禁忐忑起来。这男人会不会也是个坏人呢?但理智叫我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路上,男人把自己的裤带卷在手上,似乎是将它当做防身的武器。不知他是否觉得很快又会有人来袭击我呢?

回到戴安娜家,男人亲眼看着我安全进入家门,才终于离开。之后,我依然心有余悸。听了好久好久的所谓危险,终于降临在我身上了!

我最大的弱点是有轻微面盲,记不住人的样子。如果那个抢匪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想我未必会认得他!到时候,我可能会被他再抢一次!若他看我完全没露出害怕的表情,甚至还可能对他微笑,会不会被我的举动吓得逃之夭夭?

录自林咏涵著《砥砺前行,遇见不完美的自己》“南美洲”篇章


我被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