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爱在甜甜圈

黄钰玲

那天,我的心情不好,他告诉我,吃甜甜圈可以使心情变好。于是,我们去了甜甜圈的专卖店。

我记得,不久前,他说吃甜甜圈不好,理由是,又甜又油腻,这种吃法不健康。我是一个很喜欢尝试新事物的人,听了他那么说,我就打消了想去尝试的念头。

他并不会逗人开心,不过他的言语可以令人顺服。

我选了个芝士巧克力口味,再加上他的芒果口味,我们就这样地坐在以甜甜圈的店铺里。

甜甜的巧克力,配上咸咸的芝士,心情顿时是催化了。馋嘴不离本,打起他的芒果甜圈的主意来,于是向他示意我要尝一口,但却不客气地吃了好几口。。。。。。

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开心,有时会失落;有时会很无聊,有时会很情绪化;前一刻,心情不好,这一刻,心情开阔了。

曾经,羡慕过友人,她说,她要嫁给一位为她唱“天使会唱歌”的男生,说着时脸上还洋溢着光彩;还有一位,她的另一半是一位五音不全的害羞男,为了她,悄悄的把他们相恋的歌曲练好,在婚宴上来一番感动。

看着忠厚直率的他,心里头不会因为甜甜的滋味而迷失,心里明白,心情不好,其实是自己已不自觉地把要求投注在他的身上。其实他是无辜的。到底我是在关心眼前的人呢,还是在关注那达不到的要求?

心里开始内疚了。两人相处,简简单单的关系,为何要搞到复杂紧张呢?还有那不必要的要求为何存在?两人在一起,开心就一起分享;不开心时,依然有人陪着不离不弃,这一种缘份是难得可贵的。

清醒时又似糊涂,糊涂时又似清醒;爱其实很简单,但却犹如把它遍布四处,自己却像个拾荒者般地慢慢再捡起;从外头,转到了里头,从开始回到现在,突然发现甜甜圈里,虽然还是吃着同样的甜甜圈,口味却转向甜涩的,伴着淡淡的幽香,嗅到了爱的滋味。

原载星洲日报《星云》版,2009年6月30日


Audrey Fre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