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最新 漫话人间

李光前的黄梨海

赖国芳

艺起来新邦”的发起人何宝强,驾着四轮驱动车带我们走访陆洲园。黄梨园在柔南新邦令今市区10分钟车程外,原本面积约一万亩,近年来部分改种油棕。宝强边开车边考我:教授,为什么路这边的油棕躯干是弯曲的,而那边是笔直的?那一两株鹤立鸡群的棕榈树,作用是什么?我在大学里讲的是数码和行销,当然被他问倒啦。呵呵。

出发前,我们在园内有六十年历史的“芳园”茶室,享用传统咖啡和烤面包。茶室对面有“灵显庙”,偏殿供奉拿督公,主殿祭祀福德正神。这一年来我重新发现大马城镇,对拿督公这个混合华巫信仰的地方神祇甚感兴趣。祂头戴哈芝帽,手握马来短剑,受华人香火却不吃猪肉,与土地公各司其职。墙上涂有捐献记录 — 华人和马来人工友,几毛一块,聚少成多,建成了庙。

经过一道小河,相传当年李光前曾乘船从笨珍到令今视察。我狐疑:这条小溪撑得住多大船?回家后查谷歌地图,确有Sungai Benut从令今流到笨珍县。传说且由它去,陆洲园确是李氏南益集团的产业。园内的南马小学,也由李光前出资兴办,教育了许多园邱小孩。上课的钟声,至今仍为他们的后代敲响。

宝强家中几代都在陆洲园工作。他笑说:以前若有女孩爱上黄梨工友,父母必千方百计阻挠,因此发生过男女私奔事件。时代变迁,如今栽种和收割的工友多是外劳,成本结构的改变,促使部分面积改种油棕。近年来养蜂技术成熟,催生与黄梨生态互补的养蜂业。“艺起来新邦”的摄影作品,让这片土地受到关注,游览车开始出现,网红美女到此拍摄日出日落。

这一望无际的黄梨海,着实壮观。旅游业带动地方发展,吸引年轻人回流。然而,新邦令今会不会变成另一个适耕庄或Kukup,大巴载来一车又一车打卡的游客,唱K唱到鸟飞绝?

千万不要啊。这一片黄梨海,曾经记录李光前的足迹,灵显庙承载华巫工友的盼望和汗水,南马小学的读书声依旧琅琅。

注:油棕躯干的笔直或弯曲受土质影响,高瘦的棕榈树是空旷土地的天然避雷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