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生活

曾经是一所大戏院

欧宗敏

那天在聚会上,有人问起岛上老字号餐馆仙景楼搬迁去哪里?年轻朋友回答靠近柑仔园修道院华文中学一带,那人一脸茫然。我对他说,从前的联邦戏院(屋顶尚有Federal字样,不过不是戏院名称,而是之前餐厅名称)。他点点头,“哦”了一声。我转头看了年轻朋友一眼,轮到他一脸茫然了。

曾几何时,戏院也成为两代人的代沟之一。我们提起的戏院,早已不是他们熟悉的商场里的小戏院。当年大叔的戏院可是一所宏伟、堂皇的大戏院呵。

其实也难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是大戏院,毕竟乔治市市区的几所大戏院都改头换面。说实在的,能摇身一变成为超市、餐馆、家具店等,对于曾经一度是戏院的建筑物而言,确实是福气,不然的话,早就被拆除,另行发展了。

提起戏院,难免沾上一点点白头宫女闲坐说玄宗的惆怅。我的青少年时代,也是1980、90年代,看电影是主要的娱乐、朋友聚会、打发时间的活动之一,而戏院则是经常出入的场所。

槟城乔治市市区的槟榔路、车水路和林萃龙路一带,10至15分钟的走路路程内,约有10所戏院在此营业(年代不同,戏院数目有异,有心人慢慢回忆),因此这一带人潮兴旺是预料之中。每当戏院散场时,观众和电单车从戏院四周蜂拥而出、四处流窜,行人道和马路上人潮车潮拥挤的盛况(尤其是周六晚上),是那个年代市区繁华景象的写照。目前撑起人声车声喧闹场面的多半是游客。

少年时代,口袋有点闲钱,看电影时会买汉堡包和可乐(不然就是肉干面包)。边看戏边吃汉堡包边喝冰冷可乐是一种单纯的满足与享受,也是少年小确幸。那个年代,戏院门口都会有一些摊贩,而且几乎都是售卖零食、肉干、豆水、汉堡包等,仿佛是安排好似的,也许是方便携带进入戏院享用的关系吧。

在麦当劳还未出现的年代,那一代人的汉堡包最初体验往往来自戏院前的马来同胞摊贩,至今一些朋友依然认为他们烹饪的味道比麦当劳美味。看电影享用爆米花和汽水是目前的潮流(又是一种代沟),在那个年代,看电影享用爆米花和汽水,是美国电影才会出现的画面,想不到现在终于体验了美国人的习惯。

时光匆匆流逝,科技日新月异。小小的手机荧幕可以看戏看节目,如果不要求的话。没看过大戏院大银幕的年轻一代,是无法想象所谓大与小的差别。大戏院的大银幕已经落幕多年,大戏院依旧存在,只是大家已经开始遗忘它们曾经是一所大戏院。提到戏院,提到电影,还记得“邵氏综艺体弧形阔银幕”字样吗?一脸茫然了吗?

原载南洋商报《庇能风情》,2018-10-15

联邦戏院旧址目前是仙景楼餐馆

丽士戏院旧址目前是家具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