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最新

小雪:游疗案例

黄钰玲

8岁的小雪不爱说话,家人都不懂她要什么,所以她常常发脾气,并说大家都不爱她。小雪常常躲起来哭泣,觉得自己过份被忽略,哭着时她最常挂口边的一句话是:“没有人听我说话”,然后就生气、闹情绪。其实小雪长得蛮乖巧,听话、安静、温顺,只要她不发脾气。

大家都希望小雪是开心的,姐姐和家人都想办法逗一逗小雪博她一笑,可是小雪总是笑不出来,她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反而觉得大家爱玩弄她,所以她的脾气更似龙卷风,搞得大家对她保持距离,深怕触动了她。她很伤心,在学校里也没什么和朋友交流。最近她发脾气的频率越来越高,若在她哭闹时没有人好好安抚她,她会歇斯底里地哭得更凶。妈妈感到困扰,因为最近她常常哭闹后不去上学,黏着妈妈,除非妈妈安抚,不然她不肯罢休。

小雪已经从温室里小花骤变成为一道龙卷风,她的行为影响了妈妈的生活作息和工作。雪妈拿她没办法,把她送来儿童游戏室,希望可以通过游戏治疗来帮助小雪。我们的儿童游戏治疗,除了和孩子进行游疗,更需要家长的配合,家长也须面晤。初次和雪妈见面,雪妈给我的感觉是安静、温顺的 ……

小雪的游戏中,好几次都有车祸意外的场景,车祸现场的人数从多人到逐渐减少,到最后没有再出现车祸。它的正面转向是从车祸意外场景转到家庭场景,最终是一家人欢聚的时光,一起看电视、吃大餐、煮食等。

雪妈一直都在犹豫、怀疑、焦虑孩子的转变和发展,尤其是知道孩子的游疗有车祸意外场景的出现,更是紧张和担心。直至中段没有再出现车祸,小雪已经慢慢地复原了。游戏中她投入家庭温馨画面的打造,当晚雪妈给我捎来喜讯,告诉我小雪近期的情绪是稳定的。

最后一次我邀雪妈一起进来游戏室,以面授她游戏式教养。游戏治疗虽然缓和了儿童的情绪,以及纠正了她之前扭曲的行为,毕竟教养这一条路是漫长的。雪妈的任务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儿童游疗的最后一次是和母亲一起进行的。

我邀雪妈用欣赏的语气来描述小雪动作,而不问为什么。

“我看到你很努力的把子弹装进盒子里。”

“我看到你把一辆又一辆的车排得很整齐。”

“我看到你很用心的捏着面团。”

雪妈有些腼腆,不过熟络了就是很好的互动。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更深深的体会到大人所认为的问题,有时候并没有如被形容的那么严重,或者根本不是问题,而是面对和解决的方式而已。游戏是孩子最自然的沟通语言和疏导管道,小雪在游疗的每一分每一秒,她的转变由紧而到最后变了放松,脸色由黯淡无光到最后的小嘴上扬、脸部的光彩和轻松的肌肉表情变化,是可以如此一目了然的。

新新人类都习于与手机为伍,若大人可以放下手中的手机,小朋友其实也不怎么愿意玩手机游戏。家长多陪陪孩子,孩子会有个正向的引导。游戏中小雪是多么的珍惜那每一段游戏过程,她很少开口说话,因为她的表达能力不强,她总希望人家读懂她,所以我一直都在旁做着反映她内心世界给的工作;而母亲的陪伴是以游戏式进行教养。我相信母亲本身除了自己可以获得成长与突破,他们俩的关系会日渐改善。

游戏是孩子成长的良伴,更让家长返回童年,唤回旧有的记忆和原来的自己。游戏就像个时光机,再次改善彼此的历程。要让孩子玩出好情绪,除了让孩子尽量玩,家长和孩子定时每星期大概二十至三十分钟的时间进行游戏式教养,满足孩子的内在需求,家长也可以轻松在适当的玩乐中让孩子学习新意识。

游疗吧!让孩子和父母一起玩出好情绪!

黄钰玲从事社会教育艺术治疗工作。


Patrick F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