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生活

那一段路程

阿简

记南边有光在居銮之散步活动

“老师, 你慢点,后面脱节了。”后方的可欣加快脚步追上来。“老师啊,你走路和以前一样快。” 应《南边有光在居銮》活动发起人兴隆邀请,带领两天的小城周边私密散步路线活动。首日这团,几年未见的学生可欣带着友人前来。点名后带大伙热身伸展, 说明几个狗只会冲出来的地方、要走的时候前后成一线而不是左右及马路安全等事项。七点自停车处开始。 搭档啊曾走在最后面当清道夫。一行人最小的三岁年纪最大的五十多,浩浩荡荡穿过花园住宅区,半个小时后来到靠近马来甘榜的两座桥。十六人的队伍说多不多,却也不少。

右边的民居,几只老牛趴在屋后的油棕树下,有的颈间还栓着麻绳。打理得平整的草地,高脚屋下方一只羽毛鲜美油黑发亮的公鸡带着两三只母鸡踱步啄食。同行的小孩,错把波罗蜜当榴莲。偶尔民居旁,几条长长的小径岔路则往更深处隐去。拐过一间屋前种满香茅的房子,经过两棵野山竹。“哇, 原来是这边。”众人眼前一亮。整齐的胶林一字排开向前,树下羊齿植物啊杂草等等,一片绿色地毯铺开。啊曾曾笑说‘简, 看来每个被这个不到一百米的胶林骗来,呵呵。’小孩走进园里,一个妈妈紧张“不要乱跑”。不到两亩地。嘱咐大伙给五分钟。说明割胶的整个流程,在树身开新路点胭脂到收胶水制胶片,把事前准备的功课讲解一次。

阳光透过瘦长树身洒在地面,一道道光与影的对话。走到胶林尽头,交代大伙转身往后看。此时金黄穿透树林。“阿简老师,人间秘境啊。” 躲在喧闹的城市与马来甘榜之间的胶林,竟是有点像隐士,‘中隐’隐于朝野间。离开胶林,进入另一条小径。长得似杂草的香茅、小孩口中‘红毛丹’的山荔枝PULASAN、生意盎然的指天椒,黄色喇叭花爬满一地。拐过路口来到第三座桥。河水不深,沙洲上几只白鹭鸶在牛背上悠闲站定。 “妈妈站在牛上面的是?”小孩没见过,叫不出名字。某个清晨日常骑行经过, 看得痴了。 约百只的鸟儿双脚高擎,场面壮观得让骑士说不出话来。行程下半段,三岁小孩由四个大人轮流抱。两个小时半后回到停车处,小孩一把坐在地上,再也动不了。“辛苦大伙了。九公里路程,不容易呢。”简易伸展冷切运动后,大伙团坐地上休息。出发前一晚在群组交代自备茶杯。煮了桑叶罗汉果菊花。“老师,这个桑叶,是不是刚才见到的那种?”小孩观察得仔细,有专心听解说。“是, 把叶子晒干了可以冲饮, 煮凉茶时加入几叶,味道清香。”

第二天十六人,小孩人数过半。与啊曾讨论后决定缩短行程,把停车处设在靠近第一桥的堂皇庙宇附近。一回生二回熟,脚步放得更慢,经过小小印度庙,停驻让小孩靠拢身子近茉莉花,闻花香。几朵紫色的蝶豆花攀爬其间。“在阿嫲家看过这个,是可以煮饭的”好样的小瓜,不错。这回见到鲁谷树DUKU。“老师, 这个是不是龙眼?”“不是哦。是DUKU。”地上一团团被车子辗压变黑的棉絮, 抬头一看,木棉在上方。人参果长得矮矮伸手可及的黄椰、穿着黄衣红衣的红毛丹、柚子树,这路线骑了好多年,近来偶尔走路发现,水果真多。“大伙看, 那只白喙黑身。”一只犀鸟飞过停在屋顶左下方。“哇,第一次看到啊!”小孩极开心。来到民居找麻吉,她家包菜种得专业。篱笆吊了好几个种满十点花的改装矿泉水瓶。认识她,因某天傍晚骑行经过,停下单车闲聊。“你下次早上十点来, 这花开得多。”那时麻吉交代。隔日准时去,果然一墙篱笆姹紫嫣红轰轰烈烈。如今未到十点,花儿虽没开,庭院一个大缸的睡莲、薄荷羊角豆芥兰叶大芦荟,让人惊艳。几个小孩抱猫逗猫儿, 不愿离开。

“阿简老师,谢谢你安排这个活动,很有意思, 小孩子学习很多。还有谢谢罗汉果。”散会前把书签一人一张依家庭放入红包封分给大伙。“你以前就很喜欢制作书签了。我还收着。”大专毕业出来任职舍监,这一团和十九年未曾见面的寄宿生相认。她还带着书签前来。人生,有多少个十九年?

“谢谢大家的参与与尽量配合,辛苦了。照片请自行下载。”回到家,在手机群组致谢并说明傍晚会解散群。“你说得对, 父母应当创造环境给孩子接触大自然。阿简老师,谢谢你。” 好几个参与者留言致谢。“老师,走回来后 我的脚好像不是我的,但是很好玩。”

小孩脸上满足的笑容,大人度过惬意的上午。那一段路程,小城生活隐藏着细微的美好。

原载于星洲日报 – 2018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