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游记

让美好能永远存在

高邛逸

人的一生要走的路有多远?有多久?我不知道,只知道在每个驿站都应该用心走一回。旅途中不是每个驿站都停靠,生命列车一直往前走,总有匆匆而逝的风景想捕捉的未必可捕捉到,而停泊的又未必是你想摄取的风景,如果一直遗憾捕捉不住的又一直怨叹不想要的,相信这一趟并不是个愉快的旅程。

常常为自己装上飞翔的翅膀,找了一个又一个的理由把自己丟进未知的旅程里流浪,记得有段话如是说:『如果你永远知道自己去向何方,那么你永远走不远。』在我的旅程里很随性没有太多準备,只备了一颗善感的心。

我喜欢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用心去感受、捕捉,用我的笔纪录这地球的美丽与哀愁。

澳洲

我走过澳洲,墨尔本的黄叶舞秋风、雪梨璀璨星光及月亮、布里斯本金色的阳光,至今想起总是让我回味不已。

微寒的秋天,我走在布里斯本行人稀少的巷陌突然被金色的阳光包围,我愣了,记得这金色阳光曾在哪儿看过?是的,是在我的童年、我的家乡马来西亚看过,是那时年幼吗?总觉得太阳是一片金色的,曾几何时我对家乡太阳的感觉改变了?是我变了还是我居住的环境变了?金色阳光让我跟童年记忆接上了轨,我突然想起儿时欢乐、美好…在异乡被金色太阳拥抱的这一刻,我是幸福的。

也是同一季,我看过最美的星辰在雪梨的夜空,车子走在迂回的山路,我们摇下车窗吹自然风闻闻大地的气息,就在抬头仰望的剎那,被瀑洩般壮观的璀璨迷住了,把车靠了岸伫足欣赏,友人说那是银河带,原来这漂亮的星星还有一个那么诗意的名称─银河带,这让我联想好似一个调皮的天使在舞弄手中的彩带,为这漆黑夜晚点缀上迷人的色彩。山风吹得有点寒意我们才依依不舍的踏上回程,意犹未尽的友人说看过天上的璀璨不如也看看大地的星光,於是我们就趁兴赏夜景,一览无遗的万家灯火闪烁著幸福的光芒,这和天上的光芒不一样,天边闪烁的星光诉说的是梦想,人间万家灯火诉说的是等待是温暖。看着看着夜深露重冷得直搓手的我们才钻进车子直驱回城市。我们住宿的地方对面是一个公园,甫下车又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在树的背后隐藏着一轮大明月,就像童话故事才会出现的画面,於是赶紧回房披了件外套静静的坐在公园的木椅守候着这轮明月,等待它升高,哼着方季惟的《老人与小孩》门前老树下坐着老人与小孩,老人对我说他的孩子都不乖,他们都不乖,整天在国外,外国月亮比较圆奇怪不奇怪…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终于月儿高掛撒落一地银白,在没有光害的夜晚照耀得分外明亮,我沐浴在银色月光下久久不能自己,倏地身后传来急促脚步声及号啕哭声,是两位看似留学生的女生,一位则一直高声呼喊don’t cry don’t cry…想必异乡的游子遇着什么大事了吧!思绪方才被二位路人拉回,看看表已近午夜也就回房就寝了,只是心情却有些淡淡的忧,是被刚刚的景色摄住尚未回神呢还是为了那女孩的哭泣?这回连我也不懂了。

澳洲的城市是干净的,只有调皮的落叶才敢肆无忌惮的横竖躺在它想休憩的地方,在墨尔本的街上一到秋天就会看到遍地金黄,偶尔走在街上来了一阵风你就成了秋景的主角,片片落叶洒在身上落在地上,用它们无限的深情化作春泥更护花。我曾看过地上的落叶被风再吹起,叶儿们像顽皮的小孩迎风旋舞,在快落地时又趁风势继续飞扬,我从来不知道凋落可以那么美,在澳洲的秋天我明白了。

加拿大

唯有在四季分明的国家才更能领略生灭消长的道理,对人生的体会也才更深入,俗话说:「夏虫不能语冰寒」没真正体会过永远都不能明白个中滋味,就像人与人的相处唯有生命层次经历相同的人,对事物的理解不用言语也能会意明白。如果说大地的霜雪是为了迎接春季的灿烂,那生命的严寒是为了潜伏再出发。两次到加拿大都在不同的季节,一次在冬季一次在春天。第一次到加拿大,那时正值生命中的严寒,有许多的愁绪正等待解答,当严寒与严寒相遇原来是有温度的。在多伦多深夜遇到初雪的我内心的兴奋不可言喻,从落地玻璃窗往外望,飘雪一片片点缀著黑夜,我仿佛成了初触世界的孩子,手抚著窗讚叹好美啊!良久直到眼皮渐重才不舍的跟飘雪道晚安。接下来的几天一直缠绕在友人身边问:可以堆雪人了吗?直到友人笑着说:雪够厚可以堆了。往后一个月我在堆雪人时发觉了大地的奥秘,以往我以为冬天到了,大地一片萧条,除了长青老树松柏、梅花,大概就没植物能继续生长了,结果在我挖雪的当儿戴着手套的手却触到一个不属于雪的感觉,为了满足好奇心我继续往下挖掘,当小草、嫩叶映入我眼帘那一刻,我哭了,原来在霜雪的覆盖下植物都顽强的坚持著,它们只是暂时被覆盖了抬不了头,可,它们放弃了吗?没有,它们只是弯下腰蓄势待发,等到雪霁天晴就又绿活活的伸展。植物、小草尚有如此的气概,相对的生命不该更有弹性吗?那年的冬天我著著实实上了一堂人生课程,难怪现在流行《绿活生命》其中一项就是接触自然界,因为唯有大自然才能让你对生命更有体认。

去年我再度踏上这国度参加了一场春的飨宴,在灿烂花海我明白了什么叫怒放,在温歌华居住的房子前整条街道都种满樱花,每次起风就下起花瓣雨,这些樱花灿烂得脆弱,每晚风雨来袭让我也惜起花来了,只要就寝前听到窗外风声呼呼,我就会不自觉的想起『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每每第二天看见花瓣铺了一地粉红色地毯我也变得不忍心践踏,此时刻我好像也能明白当初黛玉为何要葬花了,毕竟我不是黛玉,我虽有惜花心可我没葬花,因为天地就是花儿最好的归宿。

走进世界的角落我才发觉自己是这么的渺小与无知,在这天地间要学的实在太多,我欣赏天地间的美丽所以我必须接受它的哀愁。大地的母亲用它伟大的身躯紧紧的拥抱每个家园,无论它是美丽的、脏乱的、肥沃的、贫瘠的。我被感动了,一方土养一方人,从繁华走进落寞只要有一抔土有水源就有存活下去的理由。

印度

今年我走进印度古国,我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这个国家就是 ─ 苍茫。印度的天空随时可见老鹰在遨翔,在这空旷的国土上动物与人类的接触是近距离的,像牛、羊、山猪、骆驼都是在路上可接触到的动物,可惜我一直没到随时可看见骆驼的地方去。这趟到印度,真的是全新的体验与震撼,打破原有思惟的事还蛮多的,有人说到印度可以让你揭露人性的另一面,好像你是不易感动的也会受感动,你是有情的也会变无情,就是这样的错综复杂。我认为很多时候是我们贴上太多主观的标签,给我选择我还是宁愿相信人性的善良,或许我总不喜欢把人想得太复杂吧!

这次我有机会接触到贫民区,一般我们都觉得那是很苦很可怜的,可当真正踏进他们的领域,我却觉得他们比任何人都幸福。或许他们从出世以来就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他们反而要求的并不多,有吃穿他们脸上、眼神就闪烁著幸福和知足。我觉得这是一种心灵的富足吧!还有不知情的孩子们,在他们的脑海里尚未有阶级之分,所以天真的脸庞赤子的眼神令人看了就由衷讚叹多幸福啊!其实真正的贫穷是心灵的枯涸并不是外在的名利富贵呢!反观现代我们任何人都比他们富裕可我们快乐吗?

一路走入贫民区,我手中的相机并不敢把他们当作风景捕捉,只有偶尔举起相机远远的拍摄,因为我觉得把別人的疾苦当风景怎样想都有罪恶感,可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看见我手中的相机竟很靦腆的要求帮他们及小孩拍照,当我答应时他们都笑得很灿烂,所以我后来留住的是他们一张张最真毫无掩饰的笑容。

岁月在老一辈的脸上刻划沧桑,或许老一辈历经的苦难比较多,他们的眼神看起来都很深邃、忧郁。常常看到他们坐在路边出了神般望向远方,到底他们眼中所看的是过去抑或未来呢?他们所想的是儿孙还是生活呢?

一路上有几个孩童尾随着我们,当我们停下脚步回头欲和他们接触时他们又笑闹着跑远了,当你转身欲走时他们又尾随而来,后来才弄懂原来他们想握握我们的手。因为当你把手放下时他们就像逮到机会般赶紧偷偷摸一下你的手然后就笑得很开心。临別我们给他们拍了一张合照再跟他们握握手,他们把我们送到巷口,车子离开时还看到几个小身影在后面用力的挥手,我们只不过是在他们生命中出现的陌生人,帮他们拍的照片甚至也不可能拿到,可他们却把真、善、美留给了我们。

生活中的真善美

生活中我常常追求真善美,但我对真善美的解读不仅限於完美,而是在缺陷中发掘它的真、善、美。

我们很幸福,生长在一个资源充足、花草树木都还欣欣向荣的时代。我们有丰富的童年,因为儿时有我们最亲近的大自然,那是一个最棒的游乐园最大的宝藏,我们赤足奔走、我们踏实的立足;我们摔了一身泥巴、我们在哪里跌倒从那里站起来;我们打水战、我们跳格子、我们用草比赛折蚱蜢…我们懂得游戏规则有输赢,所以我们输得起,我们知道乌鸦会反哺羊羔会跪乳,我们看过母鸡护小鸡,我们知道蜻蜓低飞要下雨,我们还会欣赏萤火虫…我们在亲近大自然当中学会的其实就是人生的大道理。

如果我们还在怨叹下一代怎么都是草莓族?不妨我们给他们留一片绿洲吧!大地的母亲它总是时时刻刻都在教导我们,它把无私的爱奉献给我们,而我们回报它的又是什么呢?不要等到花不再美、树不再长、水不再清,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悄悄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我们才来懊悔婉惜,许多时候我们清醒时其实已付出惨痛代价了。今天就让你我一起珍惜,趁一切都还来得及。

澳洲

澳洲

澳洲

加拿大

加拿大

加拿大

印度

印度

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