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生死遗言

张美莉

你忌讳谈生死吗?

我不只一次向先生和好友表示,如果我可以选择,死后,我连告別仪式也不需要。

我是认真的。

不需要灵堂。不需要告別式。不需要惊动任何人。不需要挑良辰吉日。直接将我火化。然后,洒在有风的地方。方便就好。

起风时,想想我吧!

好友说,不行啦!到时我要来看妳。

活着时,让我们有机会就多见见面,喝杯茶吧!不能见面也要常常联系。有什么爱。有什么思念。有什么感谢。不要等到最后的死別。

每一次的生离,让我们好好道別。

一个握手。

一个微笑。

一个眼神。

一个拥抱。

先生说,当我们往生后,也就由不得我们决定了。也对。也不需要坚持什么。就让留下来的人,方便处理。

护士还在处理父亲的大体的时候,一位大叔悄悄走到我的身边。是壽板店的人。我说,谢谢你,哥哥来了才能决定。

哥哥姐姐们抵达后,其实大家都没有头绪。父亲身前忌讳谈死后安排,什么也没有準备。我建议一间一站式的殡葬服务,并立刻上网找联络方式。电话一通,我说,「你好。我在中央医院,父亲刚往生了。」对方说,「是 9A 病房吗?我到了!」超高效率!

大家同意以简单的佛化葬礼进行,不烧金银纸,不设灵屋。后来有长辈表示,应该要有灵屋金银纸才妥当。既然长辈有意见,我们就满足这个要求。反正也无伤大雅。

我看了看灵屋,还附送了两个帮佣、一辆车、一座金山,一座银山和不少家电用品。

我不在意告別式。谁来了。谁忌讳不能来了。都没有关系。

但我承认,对某些生者,告別式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告別式,是让生者回忆。感慨。说,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告別式,是让生者想念。感谢。说,说也说不完的爱。

满满的爱。或是来不及表示的爱。在告別式,最后完成。

逝者已矣 生者如斯。

离开的,是善终。留下的,要好好善活。无常的积极意义在于,好好活在当下。

拥抱 ~


Aaron Bur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