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游记

腊戌初阳

胡国星

我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华校原来都是不正规的。

来到缅甸腊戌一个星期,家富今天才有空带我去逛,他是当地华人,在家乡当老师,今天假期。

腊戌在缅甸北部,为该国最大的华人聚集地,新闻偶有报导的果敢战事,距离这里不远。

家富说以正规标准来说,所谓华校只能算是补习班,孩子们一大早去学汉语,然后中午回到政府的缅校上课,如果觉得汉语学不够,上完缅校,下午再回去上过,我听着都累,可当地人早习以为常。

华校文凭不被政府接纳,但大陆和台湾皆承认,所以缅北华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台湾或大陆发展。

之前有一套电影 《 再见瓦城 》,说的就是腊戌华人的心酸史。导演趙德胤来自腊戌,家富说他就住在附近隔几条街而已。

放眼海外,不管是马来西亚或缅甸,华人子弟办教育总历经磨练。几年前这里的教育制度偏台湾,当时国民党执政,毕业后可到宝岛深造,后来陈水扁当选,却因政治因素禁止缅华留台,造成腊戌华人纷纷向大陆投靠。几年后陈水扁下台,台湾重新开放学位,可当其时,整个缅北华人的风向已经转向大陆,加上近几年中国崛起,台湾在腊戌的影响已不若以往。

缅甸开放,网络入侵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年轻人热衷于中国剧和各种综艺节目,开始用网络连接世界,家富说最大的梦想就是把腊戌的历史写下,让人们记得。

其实缅甸华人的数目并不少,他们遍布全国各地,掌握了大部分的经济动脉,这跟马来西亚很像。华裔的数目大可超越 7 大民族之一的克钦族,但华人害怕排华而不敢承认身份。

“你在仰光路上看见的大多是华人,但他们不认。” 家富说。

政府随随便便,也没有特别统计过,于是华人就全部归类成 136 支少数民族里的果敢族。相传果敢人乃明朝后人,他们的语言和中国边界小城,镇康的语言相似,我倒是觉得像云南话,这几天听着家富和朋友对话,只听懂几句。

此趟行程因为战事,边界封锁,未能去到果敢和木姐一探,实为遗憾。

“到底果敢和政府在打什么?”

“为了争取真正的自由吧。”

果敢表面是自治区,但实质上不是,别的民族搞身份证只要 2000 到 3000 缅币,华人却要 20,000 ( 马币800 ),明显针对华人,许多华人没有身份证,用的是一张证明身份的小纸而已,还有许多不公平政策,说也说不完。

虽然换了政府,但改变不大,看来抗争还需要一段时间,这类争取自由的故事,世界每个角落皆在上演,分别在于某些国家得到国际关注,某些则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里。

果敢人一直没有占据世界太多的焦点,有谁在乎他们的存亡?缅甸华人的明天在那里?

但愿有天,可以拨云见日吧,家富淡淡的对我说。

语气听不出失望或无奈,也许他早已习惯。

我们坐在院子旁喝茶,看缓缓升起的太阳为寒冷冬天带来温暖,暂时忘却了昨晚半夜从遥远边疆传来的炸弹声,太阳,每天总会升起的,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