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微小说 最新

生日会

萧丽芬

那天,老师把4月生日的同学叫出来,叮咛我们明天带些饼干糖果来请全班同学吃。

我不是很明白老师的意思,但还是跟妈妈说了。

妈妈想了想:“老师记错了,明天不是你的生日。”

“可是老师要我带糖果……”

“就跟老师说,你的生日还没到。”

我记住了妈妈的话,就像记住老师的话一样。

第二天,老师一早就给我们别上用红纸写着生日快乐、垂着两根长丝带的襟花,感觉特别骄傲。

其他同学都带了糖果零食,老师看着桌上空空如也的我。

我用只有老师听得见的声音:“妈妈说,我的生日还没到。”

老师把糖果零食平分给每一个同学,分到我的时候,老师也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唇音:“你不带来……同学请你吃……”

那两颗糖果和梅子顿时变了一种滋味,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叫难堪。

往后的每一个生日,我都会不小心看见那个坐在长凳上,和所有别着生日襟花的同学,围着生命中第一个生日蛋糕,既兴奋又卑微的孩子。

  • 《新马文学高铁之微型小说》2017
  • 《星洲日报。文艺春秋》2012


Myung-Won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