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生活

土库街的记忆长廊

欧宗敏

近年来前来土库街的次数增加了,一半是出席活动,一半是在附近处理事务后到来午餐或者喝咖啡。现在土库街已经不是主要通勤地区,不过偶尔还是会前来走走看看,毕竟年轻时它是工作地区,几乎每天都必须报到或者路过。路过这条街道仿佛走过一段记忆长廊。

我说的年轻时是指1980至1990年代,那个年代也是土库街每天出现车水马龙盛况的风光时代。今天土库街依然银行林立,不过情况差多了。那个年代岛上其他地区银行分行数目尚不多,这里成为处理银行事务的中心点,因此办公时间车多与人多成为这条街道的特有风景。

钱包里银行提款卡封套还是万兴利银行的(也不清楚为何还使用,可能是情结吧),许多那个年代在农历新年前,这家银行排队提款人潮几乎挤满大厅(其他银行人潮盛况确实不如它),同时显现浓浓新春欢乐气氛。类似情况目前已经罕见,除非银行财务出状况吧。

万兴利银行几度易手及更换名字,现在是联昌银行,而其宏伟银行建筑依然直立在街角,也只有老槟城才知道它的故事。多年后这里的银行故事陆续起了变化,渣打银行搬迁,巍巍建筑物少了银行名称,似乎也少了熟悉地标。中国银行赶科场,迁到土库街,然而银行地点在电子银行盛行时代已经不复当年的重要了,不是吗?

时代变迁,事物演变,土库街的银行是一个例子,而另一个例子则是咖啡摊。那个年代,土库街的巷弄或者建筑物后方狭小空间都可以看见蛮多的咖啡摊,它们提供咖啡、烘烤面包、半生熟鸡蛋等食物,是上班族的早餐和下午茶。许多咖啡摊老板是我的亲戚(猜对了,我是海南人),所以这些南洋风味简餐是我熟悉的食物。现在这里的咖啡摊凋零了,取代的是咖啡馆。坦白说两者是不同风味,不能相比。

近来咖啡摊的老味道又受到重视(新街多春茶室已经是旅游景点),不过我的亲戚的后代几乎都不接班,看来这个有点夯的行业已经与他们没有关系。也许接下来出现的咖啡摊再也和籍贯无关了。

年终假期友人来槟度假,带他们闲逛土库街,在星期日早上。每逢星期日这里举办“占领土库街”活动,封了几段马路成为步行街,吃喝玩乐尽有,大人小孩都开心。看看街道两旁建筑,许多经过整修,再度散发殖民遗风,显现其特殊建筑风格。而在街道中央行走,是我年轻时无法想象的事。当然,老槟城回味的也不止这些了。

原载《南洋商报》【庇能风情】专栏,2017年1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