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最新

儿子的功课

陈玉莲

2018年9月5日,七岁儿子君亦的第一只宠物 —— 打架鱼小靛 —— 死了。

他泪眼汪汪地饮泣。

我把他抱在怀里,跟他说:“妈咪知道你很伤心,你要哭就哭。”

“哇…… 我刚才看他还好好的…… ” 他深呼吸了一下,“哇…… 一下子阿姐就讲他死了…… ”

再次遇见“来不及说再见的痛”,我的心还是揪着的,在心中已结痂的伤口,慢慢地又裂开了,丝丝的血缓缓地流出来。

“嗯,妈咪知道。妈咪也没有跟妈咪的阿公好好讲再见。小靛来到我们家是一种缘分,他的离开也是一种缘分。”

“什么是缘分?呜…… ”

“缘分,诶……就是一个……嗯……啊!大家可以遇见的机会。”

“做莫死也是一种缘分?”

“亦,有生就会有死,这是一种规律,也是一种平衡。小靛会死是因为他做完现在想做的事了,他要去体验别的事情了。”

“什么是体验?”

“你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多问题?” 我在心里暗问(骂)。

“体验就是experience。去尝试、感受不同的事情。”

“他上了天堂,会去哪里?”

“不知道呢。说不定他现在要去做别的动物了。”

“他会做monster吗?我觉得他做monster比较好,不会这样容易死掉。”

“嗯,我们一起祝福小靛:不管做什么都带着爱,好吗?”

“嗯。不过,我还是要哭。”

“OK,那你就哭。”

“呜……哇……”

我也在七岁那一年遇上死别的功课。

阿嬷的离开,让我懵懂地知晓一抔黃土之隔,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君亦的小靛也一样。

几天后,在晨运的地方,君亦突然说:”小靛不能游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