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游记

第一次住进黑人家

林咏涵

峇博是我的沙发客生涯中,迎来的第一个黑人沙发主人。

由于巴士严重误点,我在凌晨时分才抵达博茨瓦纳的首都哈博罗内(Gaborone)。好不容易才 搭到德士去峇博家,到达时已经睡下的他起身给我开门。

“大家都等你很久了呢。”他一见我就说。档案上没说明他跟谁一起住,所以我以为他指的是他的家人。

峇博家是一栋挺豪华、范围蛮大的独立式房子,让甫抵达的我有点吃惊。峇博说,他跟两名男生一起分租,不过当晚太迟抵达,我并没有见到另两个同屋。

曾经有个单独旅行的女旅人告诉我,要是她沙发冲浪时去到只有她一个女生,其他全是男生的环境,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宁可去住青旅,因为那是一件“危险”的事情。首次听到这种说法时,我还蛮诧异的,因为我一向没什么特定的标準,都是凭著自己的直觉去定义“安全”或 “危险”,而不是靠性別分辨。我在罗马尼亚也曾经当过两个男生的沙发客,不过当时我有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而在峇博那里,我得在客厅当“沙发睡公主”。

那一晚女旅人说的话突然浮现,让我心里稍有犹豫。但当时经已是深夜,我唯有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不要胡思乱想。况且我已累垮,真的没力气再舟车劳顿。洗了澡准备睡觉时 ,已经是凌晨1点半了。

现在回想,我还真感谢那时候的疲累。在认识了峇博及他的同屋后,我觉得没即刻离开,给彼此一个互相认识的机会,才是正确的选择。

才25岁的峇博是个科技男。他坚持不打工,要自己当老板,因为他要定义自己的价值。虽然我们相遇时他依然是个自由工作者,还未创立公司,但那也算是往梦想前进的第一步。从他跟我说的话和他读的书看来,这个年轻人将来必会有一番作为,只是时机还未成熟而已。

峇博的一名同屋来自辛巴威,皮肤黑得发亮,但样子和性格都很滑稽。他每天出门之前会拿几件衣服裤子问峇博他应该穿哪些,听取意见后又一脸犹豫地回房。另一个男生则跟峇博从小就认识,他是个媒体人,工作十分忙碌,我们只有很短的时间谈天交流。

要不是峇博提起,我还不知道原来非洲人也为亚洲的武术电影著迷。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等明星,他们都十分熟悉(但却没听说过甄子丹和叶问)。我也是这类型片子的忠实粉丝,所以跟他们聊得特別投缘,只可惜当时没有任何相关的电影可以与他们分享。

我在大学时期首次接触到非洲黑人。当时对他们的印象是很黑、很高、很瘦,但体力极佳。在果园工作的朋友都说黑人总是采到最多水果,赚最多钱。在澳洲留学初期,一个男性朋友经常拿黑人来吓我,一直说他们如何可怕。有时走在黑暗中,突然有黑人走近,我们常常被吓到 —— 因为除了牙齿和眼睛,他们完全融入了黑暗。有个做生意的朋友则说,他的黑人顾客一般很狡猾 —— 即使有钱,买东西时他们必定要赊账,必须还钱时又借口多多。我曾给成绩不好的黑人补习,也被赖账、欠薪不还。所以我对黑人不太好的印象,并不纯粹是道听途说。

踏上那段旅程,我期望自己可以撇开一切,带着白纸般的思维去重新认识在路上遇到的所有人 ,就像之前和在中国和藏人相处一样,给彼此多一个机会。 这一次,我很高兴自己又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