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歌

人生三叠

林离

“你不知道你是誰,你憂悒
你知道你不是谁,你幻滅
你知道你是誰了,你放心”   — 余光中

台湾诗人余光中早年有诗:”你不知道你是谁,你忧悒/你知道你不是谁,你幻灭” 。隔了30多年,他在《五行无阻》诗集后记中补上一句:“你知道你是谁了,你放心” ,这是多么貼切地印证一个诗人寻觅自我的心境递变,也体现了生命中的三个阶段,与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引的三段宋词三种人生意境,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为晏殊的《蝶恋花》 ,少年情怀,露立苍茫,总想证明自己,明月不谙离恨苦,山长水阔知何处。此其一。柳永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在追寻过程中的执著坚持,纵是一无所得,也无怨无悔。此其二。到了辛弃疾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闌珊处” 。兜了一圈,发现又回到起点,原来所寻觅的就是被自己一直忽略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老泪涕流,大澈大悟。

除了王国维所引的宋词,另一宋代诗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也有与余光中的诗殊途同归的人生三个境界。“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这是青春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写照。“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体验过人生客途的辛酸苦难后,万般滋味如雁渡寒潭,草色烟光残照里,萧索生天际。”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到了白发苍苍,看破红尘,人世一切皆空,对万物木然无动于衷,已是真正的放下了。

这首人生的三部曲,从古至今,一直在重复著,由无知到认命,由认命至沧桑,生命的缘起缘灭,生死迭变循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人生旅途的过程里,沿途总有无数的景观,在不断的交替中反复著无常,让你参与,也让你体验,一切都是轨迹,一切都只在当下,一切再也不能重来。少年时的意气风发,中年时的知所行止,而今,切切的望著红烛晃影,聆听窗外点滴雨声,凝眸在过去与未来的取舍之间。来处已如行云,去处且若流水,一切都由它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