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跳童面

赖国芳

淡宾尼81巷有一档人龙很长的虾面摊。两位摊主身穿红色汗衫制服:眼镜黄靴年轻女子在前招呼客人,男厨师在内施展身手。厨师像操着舞步般蹦跳,勺子不时碰击瓷碗,发出玎珰大响,清脆且刺耳。我每次经过都莞尔。这真像跳童呀 ——“跳童”是闽南土语,意为“跳乩”或“起乩”。这对男女交谈时,操的是槟城福建话。因此,用“起童”(ghi tang),比起正规的“起乩”,好像更接地气一点呢。

煮面煮到跳童如神仙下凡,自然是极其投入且敬业。他家的虾面很好吃,酱汁香辣,碗中暗藏粒粒香脆的猪油渣,在口中爆开,叫人乐不可支。

我的诗人朋友方路曾跟我说,写诗写到起乩,是一种如痴如醉的境界,好像跟神对话。戏剧家孙春美说:演戏也可演到起乩。但是,孙导演要求演员保持一份清醒。太入戏,方寸便拿捏不准了。

跑步发烧友有一句术语,谓“in the zone”。运动时,人身释放俗称“快乐因子”的恩多芬荷尔蒙,跑入此境,天渐大,人渐小,仿佛一切都隐去,可以不停不歇永永远远朝天际跑去。我向医生朋友求证:性生活后释放的快乐荷尔蒙便是恩多芬。呵呵。法国朋友眨眼回应:这种高潮,可大咧咧在公共场所展示,警察抓不了你。呵呵。能出此言之人,非法国人莫属也。

某一黄昏,我在茨厂街附近游荡,在一小巷口发现一摊福建炒面,坐下叫了一碟。其时巷子昏黑,角落散发浓濁的生肉味。闭目冥思,阴暗处闪现老鼠蟑螂游窜。正出神,火舌飞扬处锅铲锵锵,老师傅炒面如起童。面来时,酱汁浓稠,香味扑鼻,入口如登仙境。


Peter John Marid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