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生活

老园丘

陈宝川

这几天听和看了太多令人纳闷的糖果承诺,心情特別不痛快。可是,我还是很爱我们的国土。心情不好,就来一趟旅画吧!

离甲洞43公里,往瓜拉雪兰莪的方向走,右手路旁有一间深色胭脂红色系老铁皮屋。每次驶近 Bukit Rotan ,它都大力呼唤我。今天也不例外,它一样在呼唤着我的心。想说今天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可去,就停下车来跟老铁皮屋打个招呼吧。刚巧今天的路口铁闸门也没有关上,似乎在欢迎我的拜访。下车没有几步路,就有几只菜狗冲出来狂吠。背后传来一阵威严的声音,狗狗马上安静的退下。一位脸带笑容的安哥走出来,肤色健康,脸上留了一小把白胡须。原来萧先生是这个园区的主管。听他解说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经过,都会感受到这间有故事的铁皮屋那么强烈的呼唤。

铁皮屋是在英殖民时期由英国人建造,1968年买给印度商人,之后再卖给萧先生的老板。它是一间专门收集橡胶片和处理出货的工作坊,所以在造型设计上比一般的房子多了几个门口。萧先生人很好谈,我向他请教很多问题,他也乐意分享。他管理园丘人数最高峰的时候有一两百人,三大种族。七十年代,男性一天的工资是两块六,女性一块三。园区里建有工人宿舍,基本上是一个小型的社会。他风趣的说员工都叫他山大王,也非常尊敬他待人处事的态度,但是管理起来并不容易。萧先生说:对待工友要公平公正,如果两个人吵架,就两个人一起惩罚。他还订下规矩:不能在工作的地方喝酒赌博、要认真工作、有福同享等等概念,在各族节日里跟工人一起庆祝同乐。

所以说,当领导要有让人信服的条件,不能欺骗员工的辛苦血汗钱。萧先生住在园丘的入口处,天还没亮,便敢带着小黄狗走进园区深处,安排员工的工作。他管理的园丘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句话好像很久没有听说过了,这点真的是很多领导人必须学习的榜样。

原载于星洲日报《写我的国土》专栏,2018-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