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口若悬河的大叔

赖国芳

从脸书专页的数据中发现:在帖文下留言的中老男人,在读者比例上显著高出甚多。他们在读者群中虽不占多数,比起女士或其他年龄层,中老男人却发言更多、更长篇大论。我将此事告诉太太,她轻哼不语,也许心中在暗笑:唉呀呀你们这些老男人 ……

周围口若悬河的大叔,真也不少,大约可分为几类:

(1)愤青型。在他们眼中,世人大多愚昧、顽冥不灵、懒惰、道德低下。这种类型有个亚属,叫做“文艺愤青”,因为从事或涉猎文艺工作,所以自认应得天地恩宠,只有别人亏欠他,自己从未亏欠人。

(2)专家型。对世界大事、道德标准和他人选择,都有独到见解。上至最高指导原则,下至操作方式和细节,皆滔滔不能绝,人走不了,茶早凉。

(3)世界迫害型。他的失败,乃因他人的串谋和围堵。

判别此等人物最简单的方式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听,也不管旁人给过几次暗示,他继续口沫横飞,只有他讲的份,没有你插嘴的余地。而且,他对你的生命一点也不感兴趣。

到了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可能会发现,自己讲的话很多,却从未跟至亲朋友做过真正意义的心灵交流。他是寂寞的 — 不是睿智者处于智慧和道德高度的孤单 — 而是那种最落单、最底层、渴望别人了解认同,却锁在自建的牢狱中孤独死去的寂寥。

这自建的牢狱,叫做骄傲,也叫自卑。要走出来,其实并不难。少讲几句,真诚的问对方:你最近如何?然后与对方同在,不要论断,也不必发出任何指示。有很多事,你并不懂 — 有智慧的人,知道何时说”我不懂”。世人也没有迫害你。其实,他们压根儿都没注意到你,你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重要。在天地间立命,你靠的不是重要,而是善良。

一名老友说:我们大概都做过愤青。然而,变成老愤青,便是一件悲哀的事。

当以此为鉴,共勉之。


Matthew Hen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