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憩 最新 游记

京都考山

胡国星

人生中第一次的背包旅行是 2005 年,去了泰国,住在后来才知是背包客聚居地的 Khaosan Road。

Khaosan 在泰语为白人之意,想来一开始以西方游客为主。西方人很早就走遍世界,紧接着是日本人,然后韩国和台湾,马来西亚算是比较迟吧。

在网络不发达,资讯有限的年代,独自去泰国似乎很大件事。初到 Khaosan 的我,一如刘姥姥进大观园,
什么都新奇,什么都恐惧,又什么都想尝试。

年轻啊,岁月啊,青春啊,一去不回头,而我们从不察觉。

后来的后来,去了泰国好几次,旅行的地域逐渐扩大,Khaosan 不再新奇,每次去曼谷,也不住 Khaosan 了。除了经济情况比年轻时改善,可以住好一点,主要是嫌它吵,Khaosan 的晚上是各种妓女酒客狂欢之地,彻夜疯狂到天亮,对于已经 “ 上岸 ” 的我不堪负荷啊,渐渐地,Khaosan 也淡出我的旅游拼图里。

寻找京都住宿时,发现这家也叫 Khaosan 的地方。

会选择它除了价钱便宜之外,想来是那一份“Khaosan 情意结”。

是谁会在日本这样一个地方也搞了一个 Khaosan?

是当年流连在泰国的某个日本人,念念不忘路上时光而起的吗?

曼谷的 Khaosan 是整条街,京都的 Khaosan 只是一家旅舍。

曼谷的 Khaosan 五光十色,入夜后各种野兽出动,京都的 Khaosan 恬静安宁,早上和夜晚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相同的,这里依然充斥形形色色的旅人,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都在尋找自己的影子,整夜在客厅喝酒聊个不休,似乎眼前只剩下此刻。

而我,坐在饭厅一角,静静吃着泡面,从曾经的参与者,成了旁观者。

旁观着他们相识,相爱,相知,然后分离,旁观着曾经在路上,归来,又离开,又归来,永远没有办法安歇下来的那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