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阿瞇

纪忠孝

“阿瞇”是一只三色猫,也是当年我们家“龙合餐室”后门的一只常驻母猫。其实,”三色猫”即是指身上以白色底,有黑色和橘色块三种颜色花斑的猫,亦称三花猫,而染色体天生就决定了三花猫几乎都是母猫。阿瞇虽非出生名门世族,但受上天眷顾,三种颜色恰好的绝妙搭配,让她成天就好像穿了上佳外套一般雍容华贵!加上天生丽质的尖脸明眸以及走起路来婀娜的身段,难怪仰慕者众多。若牠是人类的话,我一定会以”大美女”来形容牠的艳丽。

三花猫可是招财猫本猫呢!是很有“个性”的猫!对于陌生人的适应力强,相当亲近人、爱撒娇,不过亦爱憎分明,对于不喜欢的人会特別兇悍,且将主人的过度照顾视为一种干扰。印象中,阿瞇的确是很独立自主。牠并不需要人类在身边也能够有安全感,主人的离开并不会令牠感到焦虑。而当牠发出声音时,通常是因为感到无聊或沮丧而已,不是在想念着主人!

牠也有着超级强大的运动神经,举凡伸懒腰以及伸直大腿舔毛发的姿势,都再再的显露出阿瞇是天生的Yoga高手。

邓小平说过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会捉老鼠的就是好猫。阿瞇在这方面确实是能手,好几回曾亲眼看牠展开天生的追捕本领,在一阵蹿进杀出之后,终于见牠从暗处,双眼闪炯着青光,口里咬着战利品冷酷地走出来。反观,现代猫似乎因吃惯了在超商或宠物店里买来的各类猫食而早已失去了那份天赋。话说回来,二哥让阿瞇守候与安住在商店之后门是有其充份之理由的。

叶问能一个打十个,阿瞇在面对一群野狗时,竟然会擒贼先擒首,牠会直接和”带头大哥”对峙讲数谈判地盘事宜。曾有一回,狗群首领被阿瞇快速凶狠的利爪所伤而哀嚎不已,马仔们见状纷纷夹尾退离,数年之间不敢越雷池半步,简直跟电视剧里的黑帮故事一样嘛!当时,我们太”欣赏”阿瞇悍勇的英姿了。

每次看到她那其貌不扬的黑白相间的公猫”男友”阿黑出现时,我都爱捣蛋地扑向前欲赶跑牠,想顽皮的破坏牠们的好事,只因不喜欢看到牠鼻子上有一撮黑毛,就像胎记刚好长到鼻子上。嘿!这般丑样,也竟敢来上我的阿瞇,还搞大牠的肚子 ! 当时就是那样可笑又要不得地欺负与歧视着阿黑的。

每次搬运油条去巴刹回来之后,总会去后门休息兼探望阿瞇,自然地摸摸牠的头,下巴和背,甚至跟牠聊天,但牠并不是看到人就会露肚子让人抚摸的,若不熟悉牠多变的性情,多半会吃牠的爪子,偶而则会喂牠吃鱼骨或鸡骨头等。我还会模仿各类猫叫,甚至学牠打架之前发出的特殊”沙沙声”(须垂直型的张大口,如果能露出虎牙那就最好不过了)。因表演太传神,经常搞到刚好路过的阿黑莫明其妙,神经兮兮呆立不动,煞是有趣的无辜样!

阿瞇有时因为太热会像狗一样张嘴伸舌头散热,也会用鼻子调解体温。有时牠在剧烈运动后也会伸舌头喘气。每当牠扭头舔舔毛,然后背部就抽搐时,那是因为感冒了。曾因猫皮生疮疥多日嘴部红肿,而让我难得见到阿瞇自行去草丛中找寻黑麦草啃食来自我疗愈。当然,因为野生猫科动物常会感染肠道寄生虫,而吃草亦有助于它们将那些虫子排出体外。

但是,阿瞇终究逃不过年老色衰的宿命,晚年瘦削掉毛,体弱多病又楚楚可怜。迈入高中的我因忙于家中油条生意和学业活动而较少待在店屋后方。某一天,突然发觉有好一阵子没见到阿瞇的身影了,寻找不知所踪的牠时,心里已有不祥的预兆。虽然最后仍没有牠的下落,但却耳闻有邻居说发现牠曾躺在水汫里。真的是让人伤心了大半年啊!

无论如何,我以此文来纪念阿瞇那风情万种又扑朔迷离的一生。阿瞇,若妳得以投胎转世,请适时地给我一个暗号吧 !

曾失去心爱宠物的读者们,是否有跟我一样的痴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