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网络公审

林韦地

我人生里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到网络公审是在医界。

那是好些年前的事情。那时脸书还没有现在这么红,我还在过着单纯当一个医生的日子,没有任何副业。

那天有个医生临时请病假,所以我去另一个诊所代班,留下我同事一个人留守原诊所。那个早上超忙,他看了超多的病人。那天诊所附近发生一个小交通意外,有个路人经过,就来诊所找人帮忙,但那天病人超多,我同事在忙着看病,也不知怎么样,讯息并没有传给他,所以他并没有去看那位病人,而救护车几分钟内就到,将那伤者载去医院处理。

结果这路人拍下我同事诊间门上的名字,放上一个网媒的论坛,说他“见死不救”。那则贴文很快就有数万人次浏览,数千个留言,很多留言都是带着很愤怒的情绪:“XXX医生,如果躺在地上的是你的祖母,你也会这么冷血吗?”

同事的名字,一直不停地被重复地提及,但这个事件里根本没有人受害,伤者没有投诉、伤者的家属没有投诉。数千个留言者,没有人问及伤者现在如何了、伤者的看法如何,甚至没有人好奇我同事的说法,他怎么看这件事情。在那样充满情绪的网络氛围,我同事也不可能出来自清,其他的医生,包括我自己在内,也没有办法出来说些什么。

开第一枪的路人,成为正义的使者,或化身,接受各大媒体的专访,叙述当天的经过,和大谈医生的医德和专业。

我同事年纪大我不少,比我资深很多,是一位很关心自己病人的家庭医生,深受病人好评。他20年的从医生涯里,应该也看了数十万人次的病人,然而这一切都不曾被人提及,就因为一个他没有机会看到,也不是他的责任的个案,他的名字被架在网络的十字架上,任由乡民丢石头。

事发的当下他颇为沮丧,我不懂他是如何走出来,花了他多少时间。或许最终他得以释怀,是因为看清楚这一整件事的荒谬,数千个人为一个没有受害者的事件感到愤怒,在网络上对着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医生渲泄情绪。

然后一天天过去,一切都恢复正常,他继续看他的病。也许这数千个人当中的有些人,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忘了这事,也走进去他的诊所,成为他的病人。

原载于《南洋商报》商余,18/4/2018

Tom Pumford